「獨」到的陪伴——很酷的漫畫、很酷的獨立出版

「獨」到的陪伴——很酷的漫畫、很酷的獨立出版

出版現場

採訪撰文|廖之韻 

    Kan在今年(2021年)夏天,台灣肺炎疫情爆發又逐漸趨緩時,出版了她的第一本商業漫畫《癔病童話Hysteria》。雖然此「癔」非彼「疫」,但在人們對身體更加關注的時候,從佛洛依德的Hysteria為主題出發來探尋身體、性、性別,以及情慾的漫畫,也算稍微呼應了現實狀況。 

    或是,其實身體與性,一直是人們的關注,甚至愈歡愉愈禁忌,Kan只是誠實地以漫畫的語言訴說魔女的子宮、天使的經血,以及魔女們的小男孩遇見了天使。

 

漫畫家印象中的獨立出版  

    「輕快甜蜜的畫風,描繪著難以說出口的私密想像。」這是在「慢工文化」出版《蜉蝣之島》的漫畫家葉長青給《癔病童話Hysteria》的一句推薦語。  

    剛好「慢工文化」也是Kan除了「奇異果文創」之外,最認識的一間獨立出版社,而一切皆因漫畫啊! 

    從《熱帶季風》開始,Kan注意到了「慢工文化」這間出版社,而《蜉蝣之島》現在則成了她的心頭好。 

    非美術相關科系本科生的Kan,其實是奇異果文創創意總監劉定綱在師大台文系的學生;那一屆的台文系,不少學生喜愛漫畫,甚至也會自己創作。劉定綱那時就發現Kan畫技很好,便邀她來幫奇異果文創出版的書畫封面和國文課本插畫,這也讓Kan更進一步認識所謂的「獨立出版」。 

    她說:「印象中的獨立出版就是常出一些很酷的書。」舉凡做書的有趣概念、挑戰非主流題材、有時候觸及比較私密的創作對話,以及看事情的獨特思考等等,都是Kan喜歡的獨立出版特色。 

一張含有 簾, 室內, 手提箱, 行李 的圖片自動產生的描述
非美術相關科系本科生的Kan,是奇異果文創創意總監 劉定綱的學生,因緣際會開始了書籍插畫的合作

 

 

 

從同人誌到商業誌 

    《癔病童話Hysteria》是Kan的第一本商業出版漫畫單行本,之前她則是陸續自己做了幾本原創同人誌販售,其中也包含《癔病童話Hysteria》的部分內容。 

    雖然是自己製作的同人誌,但相較其他對出版更為陌生的作者,Kan也算具備了編輯以及出版經驗。 

    同人誌通常是作者自己創作、編輯,並且自行負責印務、銷售等事情;除非是很暢銷的同人誌作家,一般來說其印量也不若商業出版多。作者可以在同人誌的編印上做許多特殊呈現,盡情彰顯自身特色與喜好,而這是一般商業出版為了考量成本、人力、物流與展售可能造成的書籍損傷,以及通路或更多讀者接受度等等,無法如此操作的。

    有時候,這也是同人誌作家進入商業出版時,不太適應的一點。 

    那麼,Kan對於這次跟出版社合作的經驗,又是怎樣的呢? 

    她說:「可能跟我合作的奇異果文創是獨立出版社,自由度比較大。我能把之前自己一個人做同人誌時的一些想法沿用過來,包括紙張、封面設計等等,這樣可以與之前的同人誌在一些巧思上相互呼應。比起我一個人出同人誌,能由獨立出版的出版社來出版商業誌,在品質上也有更好的提升。如此讓我的商業誌跟同人誌不會『跳太大』,讓讀者有落差感,仍能保有跟之前同人製作品的親密感,又有比較好的品質,我覺得滿棒的!」 

一張含有 個人 的圖片自動產生的描述
有過製作同人誌經驗的Kan,認為與獨立出版社合作商業漫畫,除了品質提升之外,也能保有較大的自由度。

 

     
 

以為沒救了,原來還有救 

    除了看得到、摸得著的實體書之外,跟出版社合作還包括了其他諸如整體企劃、行銷,以及編輯的「陪伴」等等。 

    本來就在做漫畫研究但生平第一次擔任漫畫編輯的劉定綱,在《癔病童話Hysteria》的編輯上投入了許多心力。 

    關於「編輯」這樣的一個角色,劉定綱說:「編輯是創作者跟讀者(市場)之間的橋樑。獨立出版社的編輯在考量一本書時,通常會把『比例』稍微調整一下,有時候甚至不那麼商業化,比較希望能多保留作者與作品特色。這次與Kan的合作,我著重於如何保留這麼這部漫畫獨特的原汁原味,而且又能找到對的客群。」這也包含了推薦人選與合作銷售通路的考量和選擇,如何能拉近讀者對Kan或《癔病童話Hysteria》的親近度,又能讓讀者認識到這是一部很酷的作品。 

    此外,編輯的角色功能,還有跟作者互相討論內容、提出建議,以及適時地陪伴鼓勵。Kan笑說:「曾經畫到『卡關』,以為沒救了,沒想到跟定綱老師聊過後,發現還有救。」 

    他們互相討論、一起構想,看到角色更多的可能性。劉定綱更以自己社會學的專頁背景給予Kan與這作品相關的文化歷史、心理分析等的知識提供。甚至還邀請漫畫家葉長青來給Kan更多漫畫專業建議與鼓勵。 

    有時候,編輯的建議也可能不被作者接受。然而,Kan認為無論如何經由這些討論過程,更能釐清他人對作品的閱讀感覺,檢視是否能充分傳達自己作品想要傳達的東西。 

    也許可以這樣說,作者產生了獨特的創作,編輯則疏理了作者的各種想法,使其創作更具備清楚的脈絡,以及在旁提供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