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掉的少年

作者: 

許赫, 邢悅

繪者: 

馬尼尼為

經銷商: 

大和

出版日期: 

2022-09-12

規格 : 

精裝/單色印刷
54頁
9786269541263
初版

分類: 

定價: 

350元

關於一個還沒有修理好的中年人,勢必,應該會有一個,壞掉的少男。

1980年代,台灣走在一個新時代的轉捩點,解嚴、報禁解除、經濟噴發…,在台灣錢淹腳目與政治解放,思潮湧入的台灣,那時候,許赫這個人是個中二的國中生,這一切跟他沒有關係,跟他有關的只有母親用謊言堆砌起來的人生,高中聯考的高牆,青春期的胡思亂想,霸凌邊緣的同儕關係等等,為了適應這種種扭曲的現實,中二的少年把自己弄成一副壞掉了但是還堪用的樣子,像是一個國中生那樣活著,但是,可能也唯有這樣才能活到現在。至今,都在一個漫長的修理的過程,還沒有修好,已經到了中年的尾聲。

本書特色

鞭長莫及,是一種叫做回憶的東西。

許赫用詩去記錄這些轉眼即忘的東西,那些平凡的、又好像想不通的東西,這就是詩人所為了。

許赫/邢悅/馬尼尼為 三人首次合作,強強聯手

全本手抄詩集,採經摺裝裝訂法


作者簡介

許赫

詩人,斑馬線文庫出版社社長,國立政治大學民族學系博士班研究生,桃園地方創生農業資材自產自用事業體計畫協力撰稿人。2012年年底,許赫開始了告別好詩行動,以每天一首詩,不計較寫得好不好,做為行動的實踐方式。2016年,展開告別好詩1萬首詩寫作計畫,在2017年底完成1500首詩,最後只寫了2300首,計畫雖然失敗,但是非常值得。近年陸續整理相關詩作出版。

告別好詩的幾個具體想法:

1.新詩不應該被任何的書寫美學所綁架,應該要回到原來承諾的自由與白話。

2.信奉寫詩這個行為本身,而不是寫出來的作品。允許寫不好的詩、醜詩,而且要貼出來跟大家分享。

3.詩作本身當然有境界、優劣、聖俗之別,但是寫詩、讀詩應該沒有負擔。
4.任何人都能隨時開始寫詩,沒有進入門檻,自由發展追求詩的道路;但是,文責自負。

陸續出版詩集詩集《在城市,沒有人赴約的晚上》、《診所早晨的晴日寫生》、《診所早晨的晴日寫生v1.02》、《網路詐騙高中生-電腦工程師喜歡的詩》、《原來女孩不想嫁給阿北》、《囚徒劇團》、《郵政櫃檯的秋天》、《學習如何當一個老公》等。

邢悅

本名莫羲世,一九八二年生於澳門,華東師範大學文藝學碩士,澳門別有天詩社理事長,著有詩合集《迷路人的字母》、《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個人詩集《輕度流亡》、《記事詩》、《被確定的事》、《日子過得空白一點也不錯》、《唇》。曾獲第十一屆澳門文學獎散文組亞軍。

擅寫瘦金體書法,曾與父合辦「蓮頌──莫華基、莫羲世書法展」(2009),多次入選「全澳書畫聯展」及「澳門視覺藝術年展」,曾獲文化局「2008視覺藝術年展」年度十佳。

2017年在澳門創立「翰墨藝術教育中心」,現從事書法教育及書法設計工作,近年與茶道、皮雕藝術等不同領域藝術者合作,發揚漢字魅力。

臉書專頁:
邢悅(莫羲世)
www.facebook.com/elvismokhs/
IG:elvismok_macau

繪者簡介

馬尼尼為

馬來西亞華人,苟生台北逾二十年。美術系所出身卻反感美術系,三十歲後重拾創作。作品包括散文、詩、繪本。《帶著你的雜質發亮》、《我不是生來當母親的》、《我們明天再說話》、《馬惹尼》、《詩人旅館》、《老人臉狗書店》等十餘冊。曾任臺北詩歌節主視覺設計,作品入選台灣年度詩選、散文選,獲國藝會文學與視覺藝術補助數次。於博客來OKAPI、小典藏撰寫讀書筆記和繪本專欄。2020獲OPENBOOK好書獎:年度中文創作;桃園市立美術館展出和駐館藝術家。2021獲選香港浸會大學華語駐校作家、鍾肇政文學獎散文正獎、金鼎獎文學圖書獎等。


目錄

作者簡介
多寫點你壞掉的部分:坦承壞掉,是一種壯舉               馬尼尼為
壞掉的少年NO.01
壞掉的少年NO.02
壞掉的少年NO.03
壞掉的少年NO.04
壞掉的少年NO.05
壞掉的少年NO.06
壞掉的少年NO.07
壞掉的少年NO.08
壞掉的少年NO.09
壞掉的少年NO.10
壞掉的少年NO.11
壞掉的少年NO.12
壞掉的少年NO.13
壞掉的少年NO.14
壞掉的少年NO.15
壞掉的少年NO.16
壞掉的少年NO.17
壞掉的少年NO.18
壞掉的少年NO19
壞掉的少年NO.20
壞掉的少年NO.21
壞掉的少年NO.22
壞掉的少年NO.23
壞掉的少年NO.24
壞掉的少年NO25
壞掉的少年NO.26
壞掉的少年NO.27
壞掉的少年NO.28
壞掉的少年NO.29
壞掉的少年NO.30
壞掉的少年NO.31


導讀

多寫點你壞掉的部分:坦承壞掉,是一種壯舉
馬尼尼為

讀許赫的詩,常會心一笑。不過大部分是苦笑。生活的「苦」是必然的,都被詩轉為「笑」,就沒有那麽苦了。雖然他平常的工作看起來和詩人沒什關係;可當一個人習慣用詩去記錄這些轉眼即忘的東西,那些平凡的、又好像想不通的東西,這就是詩人所為了。

比如:
[壞掉的少年NO.16]
母親是一個有很多秘密的人
當她經濟穩定一點之後
就帶著父親
結交上層社會的朋友
尤其醫生
他們每天到不同的
診所拿藥打針

到底發生了什麽事呢?那個少年眼中的,或是大人戲稱「朋友」,並不是真的朋友。這個母親的「秘密」,帶點悲傷,似乎沒有和「經濟穩定」成正比。生活的不清不白,沒有任何一套道理可以解釋。詩去提出了疑問。

當然許赫絕對是機智幽默的詩人,也許他想要的只是笑一下、自嘲一下。

[壞掉的少年NO.14]
合唱比賽的時候
指揮指著我說
你不要唱

我倔強偏要唱
在間奏的時候果然
放槍了

到底為什麼老師可以在合唱裡叫人不用唱,而被叫不用唱的少年又硬要唱。不就是被禁止反而激發反抗之心,在這首合唱比賽的情節裡,特別好笑深刻。

這本詩集著重在「少年」,少年吔!《壞掉的少年》是對少年的告解、告白、告別(?)。

那個壞掉的少年,和我們每個人一樣有父親、母親、老師、朋友。父親母親老師朋友也一樣壞掉了。那些國高中的考試、苦悶、愛情,本來就會把人弄壞的。還有父母老師,究竟是誰弄壞了誰?

一般所謂成功的人,可能是把沒有壞掉的部分展示出來;詩人這種壞掉的人,才會把壞掉的部分寫出來吧。坦承壞掉,是一種壯舉。世界上哪來那麽多的好呢?讀一個人壞掉的部分,也會變得更自然一些吧。那些做作的人,不要到詩這裡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