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體出道 單飛不解散的創作者們——伍薰&大獵蜥與她的創作夥伴

採訪撰稿|不就美冴                           攝影|李霈群

此次訪談,猶如一場偶像單飛的發表會。

主受訪者是《赤螭之風》的作者大獵蜥(以下簡稱:獵蜥)與海穹文化的總編輯伍薰,同行的bloodjake以及透過視訊一起參與訪談的TB Liu與馬立,則是同系列作品《禁錮之龍》與其DLC短篇集《酒館軼聞錄》的作者群。兩本著作皆隸屬於海穹文化的眾神水族箱系列。《禁錮之龍》是該書系的第一本出版作品,由總編輯伍薰策劃,邀請6位創作者參加跑團活動,一同扮演不同種族冒險者挑戰有趣的任務,遊戲在線上進行近一年半的時間,最後由身為GM的伍薰統整,將所有文字紀錄分配給創作者們,合力書寫編輯成書。

獵蜥是個身形嬌小,說話靦腆,聊起奇幻小說卻熱情洋溢的女生,這樣的她很難讓人跟「大獵蜥」這樣的筆名產生聯想。她表示這是自己大學的綽號,因為她很喜歡爬蟲類,所以就自稱鬣蜥 / 獵蜥,久了就將綽號沿用為筆名了。

「我發現自己也很喜歡蜥蜴人,國中閱讀了《海穹英雌傳》,就被裡頭的歌瓦(蜥蜴人)所吸引,玩《上古卷軸3》時,角色也刻意選了蜥蜴人。」不僅如此,獵蜥把自己對爬蟲類的喜愛表露無遺,受訪當天她還特地戴了蜥蜴頭套出席,猶如對自己創造的角色阿律耶德致敬。
 

從書迷變成作者的契機

國中時期開始,獵蜥閱讀許多奇幻小說,並嘗試書寫。雖然奇幻小說來自國外的作品較多,但台灣亦有出版本土的奇幻作品,其中她個人最喜歡的是編輯伍薰過去的作品《海穹英雌傳》,她在《禁錮之龍》所形塑的角色阿律耶德,正是從《海穹英雌傳》取經,選擇書中的「歌瓦」作為阿律耶德的種族。

「我相信作品蘊含力量,我自己的人生有很多的價值觀跟知識都是受到作品的影響。」獵蜥解釋道,當初為了替自己喜愛的作品做更多的研究與推廣,她在就讀研究所期間,參加了科幻社團「中華科幻學會」,並在這裡與自己喜歡的作者伍薰結識。

「入會後,我偶然見到伍薰。其實我本來以為《海穹英雌傳》的作者有年紀了,我國中接觸他的作品,想說一般作者應該都是三十幾歲;讀研究所時,對方少說也四十多歲了吧。所以第一次看到他時,我的想法是:『啊,這個作者看起來沒有很老耶。』後來因緣際會,他忽然問我要不要跑團?我就說好啊,然後他也問我要不要寫短篇合集,我也想說好啊,以前喜歡作品的作者問妳話妳哪敢說不!(誤)」很意外地得到一串真心話大冒險般的回答。雖然是新書訪談,氣氛卻彷彿參加《超級任務》的節目,與自己的啟蒙恩人相逢的溫馨。 (還有人知道這節目嗎? )

爾後獵蜥加入跑團的行列,都是懷著以文交友跟玩樂的心情去創作,且將這過程當作生活的休閒娛樂。

團體創作的優點是,當你覺得自己撐不住時,會有人伸手撐住你。然而缺點也是,當別人撐不住時,你必須是伸手撐住他的人。執行《禁錮之龍》的過程,編輯伍薰面臨的困難之一是,大家無法統一時間交稿。因為創作者們處在台灣各地,且創作的同時,各自背負著不同的生活壓力,不論學業還是工作,而獵蜥自己也遇到了人生低潮,但這低潮卻成了她在完成《禁錮之龍》之後,決定挑戰長篇故事的動力。

「我會決定獨幹長篇的原因頗多的,最關鍵的原因是因為生病。我出社會當社畜,同時進行《禁錮之龍》的篇章,在最後的對稿階段,我突然生了一場大病,當時的我列出希望達成的人生清單時,發現『寫幻想小說』是我想做的事情之一,《禁錮之龍》出版後,有位我很尊敬,持續在寫詩的學長忽然問我『妳不會想要獨自完成故事嗎?』,我當時沒回答他,但後來我明確且強烈覺得自己的確想獨自完成說故事這件事情。」獵蜥娓娓地道出生病為她造成的影響,即便如今已康復,但當下的衝擊讓她對很多事情改觀,尤其面對人生的想法。

 

首部個人作品的靈感來源

《赤螭之風》是獵蜥國中時期未完成的奇幻小說重製版。她將角色重新融入《禁錮之龍》的故事宇宙,故事架構不變,僅微調人物間的關係,讓當年沒說完的故事得以完成。

「在《禁錮之龍》的故事結束後,我翻閱伍薰當初所撰寫的魔法系統設定,覺得那些設定有許多說故事的空間,我打算將這些設定整理起來,一種魔法,一個主題核心,一則故事。像這次的《赤螭之風》談的是『熵術』(能量魔法),談的是『代價』。」寫《赤螭之風》的過程,其實獵蜥並沒有特別設限主題。之所以會認為《赤螭之風》是愛情故事,是因為她寫完後回頭看故事,有一種「喔,這就是愛情」的感覺。

故事的核心談的是「代價」,所有的角色為了達成自己的目標付出代價,可能是人,可能是信念,也可能是錢,然後彼此牽絆。

「當然,我不確定在其他人眼中那是否是愛情,也許是其他東西。」獵蜥補充道。
 

以非典型的女性人物作為主敘事者的奇幻故事,會有趣?會好玩?

雖然《赤螭之風》是一部奇幻愛情故事,但故事中的主敘事者卻是兩位女性,關於這樣安排,獵蜥表示是因為自己一直以來都很喜歡有強烈行動力的女性,而且希望她們能夠做些什麼。她喜歡角色很有自己的風格,無論是外貌還是個性,能賦予角色生命力是最重要的。

※翠絲
「翠絲無論外貌與個性,都帶有過去我喜歡的奇幻角色的特質。像是外貌黑膚、矮小、紫眼,性格強烈、敢愛敢恨、固執等,就連名字也是結合兩個我喜歡的角色名字。而當我打算設計一個屬於奇幻世界的矮黑人族群,正在查矮黑人資料時,恰巧看見其中一支被稱為『塞芒』的族群。」

※阿律耶德
「阿律耶德是我在《禁錮之龍》扮演的角色,她是我的理想性格,因為我膽小怕事、悲觀,又不夠愛錢,所以我就創造出一個樂觀的錢鬼。不過故事慢慢看下去,她的樂觀是有其理由的。透過這次的故事,她已經擁有自己獨特的生命,之後會繼續在那個世界到處打工討生活。」

外型設計上,一同出席的bloodjake對矮黑人有較深入的認識與研究,所以獵蜥在構思翠絲的形象時曾向bloodjake請教。至於阿律耶德,獵蜥的筆名已展露出自己對於爬蟲類的喜好,但真正定案的關鍵,是因為獵蜥去了趟動物園,並看到了命定的「犀牛鬣蜥」。

「那時看到犀牛鬣蜥,就覺得是牠了。原本的設定是沒有戴帽子的,但因為繪師忠實的畫出犀牛鬣蜥的形象,尤其是頭上格外凸起的額頭。也因此看起來突然覺得很像某位不可言說的政治人物XD」在場的人聽獵蜥談起這件事,不約而同地笑了。

為避免讀者多做想像,所以後來與繪師溝通,增加了「大禮帽」的裝飾,但這安排竟意外成了阿律耶德獨有的特色,獵蜥預告,未來她所出沒的故事,外型上,帽子將大有變化。

 

享受書寫的過程──不論是寫景的細膩,還是突破瓶頸的考究

寫作期間,獵蜥會重看一些過去看過的奇幻小說,跟近期出版的文學作品。那些書與自己的作品並沒有絕對的關聯,她只是喜歡其他作者對景的生動描述。

「我在閱讀時喜歡看其他作者描寫幻想世界的環境,《赤螭之風》裡關於凱塔格蘭加慶典的熱鬧,赤螭城沿途的破爛,海鷲港的蒼涼,船隻外貌設計跟內部房間格局等等,這些場景描述是我最喜歡的部分,因為敘述的過程感覺就像逛街一樣寫實有趣。」

創作上若遇到瓶頸,她會重新閱讀自己特別喜愛的小說,有時可能只是一段描述,就得一直翻書,像寫論文般尋找資料。以《赤螭之風》為例,船隻航行的畫面,以及海盜突襲商船的衝突描述,因為沒實際看過海盜劫船的狀況 (也很難有機會吧) ,所以獵蜥特別請教海洋學家,在之後才得以順利下筆。這些解套得來的知識,皆是她日後寫作的養分。

 

下一場冒險已經啟程

《赤螭之風》預計將在明年的一月發行,總編輯伍薰表示,bloodjake與TB Liu的作品,目前也已接近完稿的階段,將陸續安排出版。

而速度早已超前的獵蜥也積極地進行著下一部作品。

「目前正著手下一篇,也是長篇作品。這次將是後宮大開系,充斥著許多非人美女,裸體與屍體的故事(誤)。這次想使用『投影魔法』,主題談的是『虛幻的慾望』。主角是個愛抽菸、喝酒且愛碎嘴,個性脆弱的中年大叔。目前覺得大叔好難寫,喔,我只是想抱怨一下,但抱怨完後總覺得,能抱怨創作其實是種奢侈行為。」

目前進度已累積很可觀的篇幅,但獵蜥表示,其實自己反而不那麼擅於掌握以男性為主敘事的角色。

關於創作這件事,獵蜥覺得看書很快樂,寫東西反而比較沒那麼快樂(咦)。不過真的走上那麼一遭,會看到一些以前在當讀者時所看不到的東西,這是她寫作的體會。

對於自己即將出版的《赤螭之風》,她有些靦腆地說:「哈哈,老實說,有人看就好了。沒有特別想法。」

懷揣著對幻想故事的熱愛,從最初只是想當個推廣的小幫手,到如今自己也成了作家。她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吸引更多人喜歡奇科幻文學。

歡迎來到奇幻世界,希望大家可以跟著這些角色們活過一次。」她期盼大家都能在書中暫且脫離現實,得到所有想像被滿足的快樂。

 

伍薰 出版人
科幻奇幻作家,2014年起創辦海穹文化。近年代表作為《3.5:強迫升級》《臨界戰士》等系列。致力於落實科幻、奇幻題材的在地化,並挖掘台灣新銳類型創作者!

大獵蜥 作家
蜥蜴,來自地球,躲藏在人類社會中,掙扎求生。 最快樂的事情是和其他外星人聚集在科幻學會中,規劃各種奇怪的活動。

馬立 作家
我只是個喜歡聽故事的人;那些夢想、友情與愛情的故事都深深烙印在我的心中。然後,我想要成為故事中的人;然後,我想要成為說故事的人。

TB Liu 作家
一個略懂影音書畫的閒散高等遊民, 努力將腦海裡盤旋的各種怪想法具現化中。

bloodjake 作家
臺灣人,曾經夢想著能夠瞭解世界上的一切,長大後明白其實我們都活在不同的世界中。正在嘗試讓自己接觸更多不同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