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麗伏行、瘋狂與N的到來

作者: 

羽澄

繪者: 

麥克筆先生

經銷商: 

聯合發行

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2-06-03

ISBN: 

9786269593712

規格 : 

平裝
392頁
15 x 21 x 1.96 cm
初版

分類: 

定價: 

420元

系列改編短動畫《瘋狂心靈》發表預備!
北部發表會:2022.06.04(日)2030 台北世貿一館2F夢想沙龍
南部發表會:2022.06.18(六)1500 高雄MLD 台鋁書屋

羽澄『台灣克蘇魯三部曲』之二,隆重登場!
《詭麗伏行、瘋狂與N的到來》接續前作《無以名狀、恐懼及貓的消失》
將格局、結構與篇幅全面強化,構築一齣盛大瘋狂的群像劇!


繼《無以名狀、恐懼及貓的消失》以後,瘋狂已然降臨四周。
屬於台灣的克蘇魯宇宙已然成形,各方外神在島嶼角逐,冒險、執念、追尋、逃離、逼近──

他從一輛計程車走了下來,沒人看見那輛車是如何駛進的,看不見駕駛,儘管走下來的那個人有張俊美的容顏、髮上戴有流蘇裝飾,西裝筆挺。可是任何人都無法確切形容那長相,也沒有辦法在任何場合想起這張臉的任何資訊。那人信仰、奉獻的主是無相、混沌、伏行在幻夢中的存在,他亦跟著失去了面容。

來自最深最荒誕的夢,瘋狂伏行在黑暗當中,島嶼上恐怖的顏色絢麗而多色膠著,在祂們面前,我們的存在本質又算什麼?

最深沉的瘋狂,在我們熟悉的家園將有更多無法名狀的存在,以最詭譎卻華麗的姿態行到凡人的國度,一如祂們行在自己虛空中的領域那樣。

名家推薦

九大名家 聯手推薦
克蘇魯神話與肉體異變空間 Lovecraftian & Body Horror FB社團創建管理員 Nick Eldritch
漫畫家、繪圖創作人 草神
「來自星界的戰慄~克蘇魯神話創作展」策展人 王凱平
本土知名繪師少年封面擔當 Mʀ.Mᴀʀᴋᴇʀ. 麥克筆先生
科幻研究者 MASAYO
美國娛樂分析家 POPO
《光明繼承者LIKADO》作者 子藝
《永恆神弒》作者 綺羅
《眾神水族箱:赤螭之風》作者 大獵蜥

『當悠久時空盡頭的彼岸、人類的認知無法窺知全貌的事物與你我日常生活的土地結合並發生和存在於其中,或許不再飄渺不可名狀,但絕對依舊瘮人』——漫畫家、繪圖創作人 草神

『藉由一連串難以逃脫的瘋狂事件引導,讓人逐漸陷入由不可名狀的恐懼交織出的羅網中,考驗讀者們理智的極限。』——「來自星界的戰慄~克蘇魯神話創作展」策展人 王凱平

『無論是什麼東西,它們都切實存在那片離我住處有十里遠的山丘森林中,而陰暗不已的山路上視線受到某種干擾,暗黃色飄盪的衣角在我吐出的冷霧裡若隱若現,隨即感受到的是更多不是視線的關注,我那一刻堅信著有什麼在追蹤我,祂們不是用眼睛「看」的,甚至根本不需要,僅僅只要知道我的存在就好了。

而且那裡有人,或者說有什麼東西,切切實實地「看」著我。

「我記得怎麼上去!我記得怎麼上去了!我不該想起來的啊!!現在祂們要來了!祂們會來啊!快!快藏起我,我不想再消失了!快看看我啊!」

那個涵蓋著「我」意念的身分令人感覺可怕,再不快點救我,我要成為異常的我了,這種情形讓我無法接受而趨近……不,恐怕我早已崩潰了,冰凍的荒原驅散了,可是那東西在我全世界的所有角落,向是某種神話才會出現的荒蕪之象。

而在一整片凍原之後出現的,是一輛平凡無奇的,在台灣這座島上隨處可見的黃色計程車......


作者簡介

羽澄

喜歡奇幻、推理、恐怖、言情,變化系小說作家,別人口中典型的水瓶外星人,最近喜歡大量將台灣的文化、時事歷史或景觀加入作品當中。

在個人粉專「羽澄原創:克蘇魯、奇幻、推理」發佈包含劇評、克蘇魯科普、小說創作等作品。

繪者簡介

麥克筆先生

一位對任何事情抱持著好奇心,並企圖透過繪畫記錄一切的神祕畫家,經常於網上發表個人的藝術作品,和撰寫世界各地奇聞異事的專欄,希望透過多元性質的創作帶給大眾趣聞而繼續前進。

責任編輯

柏斯

自由接案平面藝術家與刺青師,同時全力支援海穹文化的美術設計。
Blackbosschen.com


目錄

推薦序:當繁星到達正確的位置之後?
推薦序:恐懼不曾離去,真相能否歸來?《詭麗伏行、瘋狂與N的到來》
 
楔子:去背般無以名状之色
 
指引之藍
靈擺
水鬼
 
狂氣之黄
凍土消失就能被看見了
拜天公
迷城餘聲
 
記憶之白
寄生物:Crystal
喚靈術
 
終始之黑
逃兵
神的孩子
 
後記
編輯札記


推薦序

恐懼不曾離去,真相能否歸來?《詭麗伏行、瘋狂與N的到來》
大獵蜥(《眾神水族箱:赤螭之風》作者)

在某次與文友閒談時,對方感慨表示,我們這個世代長期受到外國文化餵養族群,我們生命中缺少對本土文化的想像。因此在創作方面,常是所謂的「橫的移植」,尤其在類型方面,大致都能感受該作品深刻受到某區域文化的影響,或是來自於外國的某個文化圈。臺灣本土類型創作似乎一直都在文學邊緣,尤其是類型故事創作上,更是小眾中的小眾,無論是創作者、作品還是讀者群都非常稀少,難以在文字戰場上施展拳腳。

然而對該文友的憂心,我倒抱持不同看法。

首先,臺灣近幾年有非常多的史料出土,各領域的研究者也努力地鑽研各種臺灣相關研究資料,從歷史人文到鬼怪傳說等,並將其展現在大眾眼前,而創作者則透過創作,把這些珍貴的記憶轉化並傳遞出去,其作品眾多,像是楊双子以日治時期為背景所創作的穿越小說《花開時節》,瀟湘神/新日嵯峨子藉由民間的妖怪而創作的《金魅殺人魔術》,還有臺北異文工作室所出版,以鬼怪或是都市傳說為題材的創作等等,族繁不及備載。

然後還有一種我認為是所謂「橫的移植」的再延伸,這些從小受到外來文化滋潤的創作者,不會只是一味效仿,而是將自身的經驗與觀點慢慢地融入創作中,這當中包含普世性的情感思想,以及創作者的自我特色。也因此,無論這些作品的類型是所謂Cyberpunk、Heroic fantasy、Cthulhu Mythos或是romance等,但其實也是要經過創作者咀嚼吸收並轉化,並用自身角度重新詮釋而成的創作。在這段轉化的過程中,無論創作者有意無意,都會把在地的能量注入到該類型內,久而久之就會產生該地方或族群才具有的特色類型。

以日本來說,《羅德斯島戰記》是以西方DnD奇幻概念基礎,但《羅德斯島戰記》對於精靈的描述,是歐美精靈不會出現的概念,因此絕對不會有奇幻迷把日系精靈與DnD的精靈給搞混。在臺灣,伍薰的《海穹英雌傳》將西方奇幻裡驍勇善戰的蜥蜴人賦予海洋民族特色,而子藝的《歸途》則將臺語融入了魔法世界,像托爾金的《魔戒》一樣,將臺語塑造成某一民族的語言,呈現出奇幻世界裡的文化複雜度。這些都是移植外來文化後加入在地要素而創出來的類型作品,其反映出這些古老類型在開枝散葉後,進入各地區的變形與增長。

羽澄的克蘇魯創作,即是精巧地將「洛式恐怖」移植並綻放的優秀作品。

必須承認,自己並非克蘇魯迷,對於Cthulhu Mythos的研究沒有十分熟稔。但於羽澄所創作的克蘇魯短篇小說集《無以名狀、恐懼及貓的消失》中,我看見作者保留洛夫克拉夫小說的核心精神,像是面對未知的不安,探求真相後的瘋狂,永恆的無力虛無感等等。要是將堡壘文化出版的《克蘇魯的呼喚》參差對對照看的話,還可以發現他有刻意致敬洛氏的某幾篇章(我相信致敬篇章的不只有《克蘇魯的呼喚》裡的那幾篇,其他篇有待厲害的讀者們去尋找了)。

當然要是只有純粹致敬的話,作品就不可能如此精妙了。在《無以名狀、恐懼及貓的消失》裡,羽澄加入大量臺灣元素及個人對社會觀察,而這些看起來其實很尋常,超級「不克蘇魯」的素材,卻又跟洛氏的核心精神有所呼應。

我自己在閱讀時,於故事字裡行間所感受到的情緒是「焦慮」,各式的焦慮感貫穿整部小說,且那是非常現代性的焦慮,像是愚昧的政治人物亂開支票、適應不良的辦公室文化、出國打工遭剝削卻又要光鮮亮麗、亟欲想受人注目卻又紅不起的網紅文化、念書時總造成困擾的大學室友、生活周遭出現難以理解的信仰團體、朋友跟著收養的貓一起失蹤等等,這些都是在洛氏寫作年代時可能不太可能觸及到的議題。作者透過這些看似日常卻又無力解決困境,讓敘事者焦慮地在故事裡無助打轉,成功地將洛式恐怖再詮釋,營造出獨特的詭秘氛圍。

於洛式恐怖中,真相往往和瘋狂畫上等號。在《無以名狀、恐懼及貓的消失》內,欲探求真相者毫無疑問地通往毀滅之路。然而,在這本由好幾段故事所組成長篇《詭麗伏行、瘋狂與N的到來》裡,追尋「真相」反成為整個故事的核心。《詭麗伏行、瘋狂與N的到來》中許多重要角色都來自於前作《無以名狀、恐懼及貓的消失》,看似毫無交集的眾人,在發生諸多離奇詭異的事件後交織在一塊,而每個人也都帶著各自目的,在群神狂亂的世界裡中匍匐前進。這一次作者透過各種無可名狀的恐怖災禍,帶出更多關於克蘇魯神話的設定,也闡述更多臺灣的歷史與文化儀式。與前作迴異的是,之前追逐真相者必付出慘烈代價,然到了《詭麗伏行、瘋狂與N的到來》時,角色們卻將不惜代價地追逐真相。

這種反差似乎挑戰洛式恐怖的固有價值,不過這也代表著,本來的文化在隨時間向外擴散,抵達到不同的創作者手上後,其必將被拆解組裝,並賦予新的意涵。從不該得知真相到必須追逐真相,而原應對世界冷漠的外神將這塊島嶼當作遊戲之地,在此嬉戲狂歡。一如當今現世,各種未知勢力暗地角逐,危機隨時引爆,而渺小如粟的我們,在洪流中不斷潛泳求生,希冀有朝一日能夠浮出水面,仰望群星閃耀。

當繁星到達正確的位置之後?
Nick Eldritch
(克蘇魯神話與肉體異變空間 Lovecraftian & Body Horror創建管理員)

各家出版社開始大量出版 H. P. 洛夫克拉夫特作品選集,其延伸的漫畫改編作以及其他作家的克蘇魯神話作品也開始陸續出版。甚至今年還舉辦了首次的克蘇魯神話作品展!這對長期以來身為愛好者的Lovecraftian們來說就如同沉浸在宇宙恐怖的深淵般滿足。就如同洛夫克拉夫特也是根據自己當時的鄉野怪談、新聞報導、天文科學等新發現而描寫出來的怪奇小說(Weird Fiction)。

臺灣的計程車、便利商店、辦公室、政客名嘴等文化現象,在羽澄的小說中我們看到了克蘇魯神話中的諸神與怪物在臺灣的環境下展現出來的有趣面貌。

然而這只是開始,不可免俗的續集總是要朝向更加寬廣深入的世界觀發展。我們可以看到與前一集中初露身影的各個人物,在洛式恐怖的典型臺灣鬼故事與調查事件中所引起的危機。

奈亞拉索特普、欰怖.尼古拉斯、幽古.索卓斯……

在臺灣這才剛準備接受邪神解開封印降臨的太平洋小島,又會有甚麼樣瘋狂渾沌的陰謀事件呢?

我非常期待能繼續聆聽羽澄譜下的詭麗奇譚樂曲!

在熟悉的街道城市探詢無以名狀的真相過程中,當繁星到達正確的位置之時!

現實中克蘇魯或許沒有真正甦醒,但在世界重大流行病疫情,獨裁國家侵害侵略戰爭等各種天災人禍仍然不斷在發生的現在。

某N就在某個 (或所有)角落竊笑也不一定。

作者後記

恐懼不曾離去,真相能否歸來?《詭麗伏行、瘋狂與N的到來》
羽澄

很感謝看到這個地方的每個讀者,希望你/妳跟我一樣期待這本書的問世,相信閱讀的時候有人發現這部作品跟我們一般所認知的「長篇」不太一樣,可能你們腦海中預期看到的東西跟這本作品呈現的樣貌有所出入,而決定這本書形式的根本原因在於我對「臺灣的克蘇魯神話」有一個建立世界觀的期待。

克蘇魯神話由H.P.洛夫克拉夫特書寫的眾多長短篇作品、經過後人整理構築而成,不少故事可以看出描述時空中都屬於同一個世界觀,不同長短篇故事間也隱含微妙的關聯性,或許是角色提及其他故事的重要角色名、或是出現了同個名字的魔法書、邪惡的咒語和瘋狂囈語提及了重複的神祇名稱等等。

而這本《 詭麗伏行、瘋狂與N的到來》相較於我的上一本《無以名狀、恐懼及貓的消失》,故事與故事間更增加了連貫性和時間性,也就是每個故事的發生時間點都是有先後順序的,角色之間相互認識甚至在篇章間有所互動,看似獨立的故事其實影響著別的故事,而在最後一篇收束了所有篇章埋藏的線索,然後開啟了這個臺灣克蘇魯宇宙的伏筆。

這是《無以名狀、恐懼及貓的消失》的續作,因此我也注意到精神上該承繼上一本作品,在《無以名狀》已經出現過的人物、設定、事件,絕大部分也都被我運用在這本《詭麗伏行》當中。當然,我也有許多伏筆未收,如做事果決冰冷的凱哥曾為何成為故事中的樣子、與N編有什麼恩怨?艾莉森尋找的小遠究竟命運如何?小望在經歷這一切後又會走向什麼命運?那些懸而未決的都是這個系列的主題謎團之一,或許在下一本、下下本會逐一讓真相明朗,又或許會把這些角色帶往更加黑暗的追尋之路。

讓書與書、篇章與篇章相連的概念創造出了我所謂的「臺灣克蘇魯宇宙」,這又要回到我們從去年已經談論了好久的主題:「什麼是臺灣要素的克蘇魯」。我在《無以名狀》的後記說臺灣要素的克蘇魯可能會具有一種臺灣本土的氣質,就是不斷在尋求認同可行性的民族性(或者說角色特性),這本《詭麗伏行》更強化了每個角色「追求」某物的主題。

艾莉森尋找失蹤的小遠並渴望真相、凱哥在尋找擊倒仇敵N編的辦法、黃貞在找散落在臺灣各處的《黃衣國王》並要找到那個從家族失蹤的堂弟周銘,連故事最後現出真身的莎布妮絲都以那半神之身在尋找著某些東西。

故事的地點發生在我們生活的這塊島嶼,是一個架空宇宙,高雄市已經被興建摩天輪時意外放出的遠古蟲族給攻陷,變成了蟲蛹殭屍喊著發財的國度。而島嶼的命運多舛,多個外神勢力早以在此進駐與角逐,高雄市的慘劇是一個災禍浮上檯面的開端,實際上眾神知情與不知情的代理人早已暗中活動。如同我們這個現實宇宙的家鄉臺灣,這座島嶼母親自以前就處在多國勢力競爭的拉扯洪流,浮沉的景況只因為這個地方在許多意義上兵家必爭。

那些在追尋的角色會忍不住詢問意義是什麼?自己是誰?顯然沒有什麼答案,然而外神勢力仍然在島上潛伏,隨時可能爆發危機,但不一定全都是敵人和危機,也有朋友和聯盟在協助一切不要失序,亦如我們家鄉的國際政治狀況一樣。

這是屬於臺灣人的克蘇魯宇宙,但我並不想要空以本土為名義情緒勒索那些願意支持本土創作的人,我在這本書想要更加有企圖的規劃出一個大型的創作宇宙版圖,角色、世界、劇情不只諭示一切我們在現實遭遇的事物,更是我所寄望「本土」特色可以在克蘇魯神話題材發揮的嘗試。

書寫這樣一部作品並不輕鬆,尤其當有時間線和前後因果必須處理時,這有讓事情更加複雜。

有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我很難斷定自己有沒有成功作到這件事,只能夾緊良心交出我自己可以滿意的作品,於是我由衷感謝每一個願意拿起這本書並出資購買的讀者。

希望這本書不會讓你們失望,我們下一本再見。

責任編輯札記
柏斯

與H.P.洛夫克拉夫特相遇在二〇一二的網際網路,有幅張貼於笑話論壇的哏圖(meme),照片內容是一隻巨大的章魚伸出觸手抓住甲板的人類的腿, 上下文字(top text bottom text,一種常見的meme格式)寫著「請問您有時間聽我說說我們的主、救主克蘇魯嗎?」在好奇心驅使下查找了Cthulhu這個詞後,就深深的陷入洛夫克拉夫特恐怖宇宙魅力之中。

但這恐怖宇宙仍然是離我們有些模糊與遙遠,洛夫克拉夫特特筆下的印斯茅斯(Innsmouth),或反映著他長居的普洛威頓斯(Providence)影子,對本地讀者依然是陌生的異國,再加上他行文風格以晦澀著稱;而洛夫克拉夫特筆下的恐怖二〇〇〇年代快走完四分之一的現代眼光看來,有時不免有些「不夠刺激」,但這「不夠刺激」也是來自於陌生的人文歷史背景,沒有足夠的共感就沒有強烈的刺激,那是否沒有克蘇魯神話(Cthulhu Mythos)先備知識的人們是否就無法盡情享受這恐怖宇宙呢?

克蘇魯共同創作宇宙(shared universe)在洛夫克拉夫特過世後,持續在各方創作者筆下擴張發展各種可能性。初拜讀羽澄的《無以名狀、恐懼及貓的消失》稿子,隨著閱讀,本來不清晰的印斯茅斯海港印象變成活靈活現的基隆港,「無以名狀」的恐懼變得更加具體,在你我身邊、你依然無法具作品中經常描述的瀆神(blasphemy),或可以基於基督教一神論的論點來分析;洛夫克拉夫特筆下的「神祇」存在已牴觸「獨一的神」概念,而這些「神祇」與其爪牙的外形更是冒犯基督教中「神創造宇宙萬物」與「按照自己形象造人」的說法。但這樣的「瀆神」若無相應宗教信仰或相關文化知識,讀來會充滿距離感。若以本書的〈拜天公〉作為在地化的例子,以臺灣傳統道教信仰在農曆年間的祭拜活動為元素,展開了氣氛詭譎故事,讀完後可能會開始對家裡神明桌上的茶盞或街口小廟的香爐忍不住多確認一番,是否有不平常的紋飾。

羽澄在《無以名狀、恐懼及貓的消失》已悄悄鋪陳了《詭麗伏行、瘋狂與N的到來》中貫穿主線的角色背景和「臺式克蘇魯」世界觀;本來看似互相無關的《無以名狀》各篇章在《詭麗伏行》中躍然成型,而書末的開放式結尾其實是讓人更期待角色與主線故事的何去何從。編輯部因此提議在《詭麗伏行》增加角色介紹,讀者可以自行與前作《無以名狀》比對篇章與本書角色關連性,並預計未來再添一本,形成三部曲,為角色們與眾神交織的命運做收尾;但這不會是「臺式克蘇魯」的結束,這只是洛式恐怖宇宙在臺灣這個島上拓展的開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