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腦袋裡有實驗室的病毒,嗎?

作者: 

蔡孟利

出版日期: 

2021-07-20

ISBN: 

9789869921091

規格 : 

平裝/單色印刷320頁15 x 21 x 1.6 cm初版

分類: 

定價: 

300元

1. 如果病毒感染的不是呼吸道,而是你的大腦…
2. 人類苦難的降臨,可能只因為一個實驗室的認真或不認真

基因工程發展至今,曾經在實驗室短暫出現過的奇形怪狀之病毒不知凡幾,沒有經過標準高溫高壓消毒程序而從排水管、從垃圾堆中流出的病毒又不知凡幾,誰又知道今日多少疾病是來自於這些不知凡幾的實驗室所廢棄或逃竄的病毒?如果,這些不知凡幾的病毒是有害的,但造成的不是立即知道要就醫的呼吸困難,而是,最難診斷出來的、介於明顯與不明顯之間的精神疾病呢?如果那樣的病毒默默地流行在每個人的腦子裡面,讓每個人默默地承受以為是自己人生的苦,這樣的瘟疫,又有誰能解?又有誰會想到要去解?

本書藉由一個實驗室的日常,呈現學術象牙塔內生活的枯燥與多變、固執與不羈、保守與熱情、念舊與創新等諸多衝突並存的特質,讓大眾得以一窺學術人的內心世界,以及這樣的內心世界所引領的研究對於這個世界所做出的,不知道是好是壞的貢獻。


作者簡介

蔡孟利

台大動物學博士,現職為國立宜蘭大學生物機電工程學系教授,曾任《科學月刊》總編輯。是一個會做用在老鼠、蝦子、螃蟹身上的電極,也會寫小說和詩的中年人。


推薦序

斜槓中年的奇妙冒險

我和蔡孟利學長認識,是在我碩士班一年級的時候。

那時我跨系考上電機所的醫學工程組,可以說是電機也不會,醫學也不會的新手。我找到了電機所和動物所(現在的生科所)的兩位老師聯合指導,但是我大部分時間都待在動物所。

指導教授嚴震東老師把我和蔡孟利學長編成了一組做同一個題目。如今思之,那應該是學長惡夢的開始吧。

學長是一個外粗內細的人,對於做研究很有自己的想法和堅持。我是一個生性比較閒散的人,一開始會覺得那麼認真要幹嘛。我過了好一陣子才逐漸體悟,這才是做研究的態度,因為某種程度上,我們都在和時間賽跑,實驗動物的成長不會等你,我們必須在最適當的時刻,取到最需要的數據。話雖如此,我還是常常粗心把實驗室辛苦養大的實驗大鼠弄死,讓學長只能苦笑著幫我善後。

相處久了,才知道學長的細膩,不只展現在動物實驗上。他有著溫柔而入世的文筆,說他是被生科耽誤的文學家也不為過。事隔多年,我再見到學長時,他果然已經成為出過好幾本書的暢銷作家,而他生物科技的本業也沒有荒廢。這樣的斜槓人生,看在與他近距離相處過的學弟我眼中,只能說非常適合他。

我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他曾為了正在撰寫的書中涉及法律的部分,特別來找我諮詢,我甚至還出了一份書面的法律意見書給他。對我來說,學長的嚴謹和堅持,在這件事情上表露無遺。我拜讀過學長之前的作品,我不敢保證每一個人都會喜歡他的書,但是我可以保證,他的每一字一句,都是經過這樣的態度雕琢出來的,在科普和故事性做到了最好的平衡。

說了一堆瑣事,也許還不足以對這本書的作者—蔡孟利學長做出最好的側寫,但是這的確是我以一個學弟的身分,對學長做出最真摯的觀察。欣見學長的新書又即將付梓,感謝學長給我這個在網路上專門博君一笑的律師這個機會留下隻字片語。期望以上文字足以代序,讓讀者更了解這本書的作者,作為踏入蔡式文學宇宙的第一步。

雷丘律師  斜槓律師的網路作家


導讀

這是一本小說,純屬虛構的,但虛構的很真實,基本上可以算是一本實驗室的日常紀實。而如果讀者對於推理小說的定義沒那麼挑剔的話,本書也可以算是一本推理小說,或說是社會派的推理小說。當然,就如同我的前三本小說,其實我還是在寫愛情小說。
 
並不是我刻意讓這本小說呈現了如此多重的面貌,而是每個人在真實生活中本來就扮演了多樣化的角色,習慣每天換上一張張的面具面對一個個不同的人,在打躬作揖緊張忙碌不知所云的一天之後,忘了那一張才是真實的臉。即便在外人眼中像是活在不食人間煙火的象牙塔內的學術人,其實也是一樣的面具男女;所以只要幾近忠實的記錄這些人每天生活的點滴,日常就成了小說。
 
這本小說主角們的身份是科學家,忙的工作是科學研究,聽起來應該是很嚴謹又清高的一群。然而「學術研究」在今日已經是種規模龐大的產業,光是台灣的科技部在2020年補助基礎研究的專題計畫,總經費就超過一百億新台幣。而這個產業最主要的產品「學術論文」,近三十年來已經暴增到連專業研究人員都無法掌握的數量,甚至連挑選值得花時間閱讀的論文都成了研究的課題。
 
顯然,這個象牙塔的內部現在也擠滿了芸芸眾生,也因此,這個看似嚴謹又清高的行業,跟世俗中其它職場一樣,名利與情愛的煩惱也不會缺席。但又因為這個行業工作內容的特殊性與場域的封閉性,所以這些名利與情愛的煩惱常常也很象牙塔。像是實驗室中的宅男宅女大部分經歷的都是既不複雜也不太波折的愛情,可是當事人卻又很糾葛的深陷,就像本書中的男女主角們,第三者都不第三者了。
 
不過畢竟學術這一行的行規裡,發現與發明「新」的東西是主要的遊戲規則,可是「新」的產生,卻又來自於對「舊」的高度掌握;也因此,在學術這一行,枯燥與多變、固執與不羈、保守與熱情、念舊與創新這些看起來完全衝突的特質,卻是在這一行認真工作的人們每天不斷面對的衝突戲碼。在這本小說中,關於這部分的描寫,應該算是一部紀錄片那樣的寫實了。
 
小說裡引用了《金剛經》裡面的「如來說一切諸相,即是非相」,關於科學,希望讀者在看完本書後,也做如是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