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孩子張開夢想的翅膀──落山風老師愛的教育週記

作者: 

楊傳峰

書籍設計: 

徐睿紳

經銷商: 

時報文化

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7-07-21

ISBN: 

9789869200394

規格 : 

全彩/平膠裝/中式右翻/封面UV特色272頁正25開初版

分類: 

定價: 

350

作者簡介

楊傳峰

彰化二水國中教師。出身偏鄉,小時候喜歡在樹上睡午覺,跟西北雨賽跑,看螃蟹魚蝦探頭探腦,探訪任何一片沒去過的森林。喜歡旅行,深信生活即教育,不同的生活型態蘊含不同的知識。曾在環島過程中收集微笑,在中橫牌樓下打赤膊,在路邊直接脫衣跳進磯崎的太平洋……,這些都是他的生活──幸運地,教育也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他最常掛在嘴上的就是:「很多人把教書當成工作,但我的工作就是生活、生命的一部分,所以,教書時是開心、投入的,我不是在上班,而是在過生活!」

著有《孩子,我和你們同一國:一個偏鄉老師的真情筆記》(時報出版,2013)。

 

2012|全教總SUPER教師獎

2013|教育部師鐸獎

2014|大愛電視台「甘願人生」系列〈誰來管樂隊〉

(https://youtu.be/ojTFlj5s7xc)

2015|關懷台灣文教基金會「熱血老師」系列Lesson 6

(https://youtu.be/qwt8QiS7qIw)

2016udn偏鄉教育行動論壇講師

(https://youtu.be/172La3dnIgE)

2016|北京「新學校年會」講師

2017|成都「國基教育大講堂」講師

2017|教育部「教育愛」講座講師

 

關於楊傳峰的教育觀,還可參考以下影音內容,或是上網搜尋「楊傳峰」:

新聞挖挖哇|療傷之旅/孩子們的戰爭/老師教我們的事

(https://youtu.be/nCGGi2jFAS4?list=PLXrr3cMt3pbmJe5UGhvA7ohMIaf5dYn6H)

(https://youtu.be/Ce8tsok25vE)

(https://youtu.be/h5e977lCll0)

‧大愛電視‧【經典.TV】|為孩子張開夢想的翅膀

(https://youtu.be/I9XzZivBZbU)

‧國會最前線|偏鄉教師流動率高

(https://youtu.be/wQJWdtteHSI)

寶島全世界|鄭弘儀專訪

(https://youtu.be/WBHPIHo7y4g)

關懷台灣文教基金會|EDU TALK偏鄉老師的真心話

(https://youtu.be/OAiwXDU-DTs)

讚聲大國民|一個台灣兩個世界/惡化的城鄉差距

(https://youtu.be/yRP5LP4j3U0)

(https://youtu.be/dXeK2WAHC_I)

 

內容簡介

【媒體報導】

沒有科展、輔導升學的「彪炳戰功」,只有對學生無盡的愛與奉獻,楊傳峰教學生涯才短短九年,就抱回許多老師一生夢寐以求的「師鐸獎」。

 

「有時我覺得他們來學校就像修行。」楊傳峰苦笑地說著。學校要帶給孩子的不應該是監獄而是教育,但這些孩子從第一節課到第八節課一直聽著、看著完全不懂的符號,唯一認得的就是鈴聲鐘聲,上下課的鐘聲一響,就像木魚敲了一下────而我們卻說他們不愛學習?

 

楊傳峰強調要用「孩子的語言與他們互動」,在教室講課時,不要再站在講台上了,走下台來!當學生的老師,更要當他們的朋友,對這群孩子來說,與其成為他們的模範,不如成為他們的夥伴。

------------------------------------------------------------------------------------------------

落山風,是他的雅號,而在學校,學生都直接稱他為楊哥、峰哥。這本「教育週記」記錄了他從每一個教育個案中思索「孩子們要的是什麼」進而發展出自己獨特又多元的教育方式,書中有感動,有反省,有呼籲,有期待,但更多的是師生之間令人莞爾的互動與信賴,他讓學生在校三年的蹺課率,從每個人平均十三節降為三節。從他身上,「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的教育願景隱然成形!

 

專文推薦

王雅玲,《別怕!白雪老師在這裡》作者,彰化陽明國中退休教師

李盈賢,二水基督長老教會牧師

李 濤,知名主持人,關懷台灣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志朗,POWER、SUPER、師鐸獎得主,彰化鹿鳴國中教師

Amy Lin,Books For Taiwan負責人

 

歷屆校友真心力挺

吳宗翰(台灣大學電機工程系)、吳思穎(北教大兒童英語教育系)、卓渝真(現為會計)、林佑良(從事燈光音響)、林威丞(逢甲大學會計系)、林鈺潔(弘光科大護理系)、柯佳延(勤益科大電機工程系)、胡量(中正大學經濟系)、張君豪(交通大學機械工程研究所)、張柏睿(現為消防員)、許泰榕(任職於千慶帆布)、陳卜凡(屏東科大木材科學與設計系)、陳育緯(現為農夫)、陳宜楓(現為髮型設計師)、陳俊仁(中央大學電機工程研究所)、陳柏旭(從事養蜂業)、陳紀穎(淡江大學水資源及環境工程系)、陳嬿羽(崑山科大視覺傳達設計系)、黃子嘉(現為教育工作者)、黃奕慈(銘傳大學醫療資訊與管理系)、黃彩瑜(弘光科大護理系)、楊峻愷(任職於信大電視台)、葉子信(從事科技產業)、董人豪(從事化學產業)、董雅仙(現為髮型設計師)、詹建程(任職於信大電視台)、蔡立基(從事餐飲業)、蔡佳宏(從事燈光音響)、蔡昇晏(中台科大護理系)、蔡智皓(從事農機業)、蕭啟良(現為替代役)(以上皆依姓名筆畫排序)

 

目次

推薦序:用愛點燃希望

推薦序:學校是辦教育,不是辦監獄

推薦序:因為溫柔,所以強大

推薦序:朵朵盛開的教育花園

推薦序:跨越大洋的感動

九月,開學了

week 1 家到學校的距離

week 2 當阿嬤變成媽媽

week 3 黑道小子巨星夢

week 4 分數霸凌了偏鄉教育

week 5 不要把情緒當成教育

十月,音樂響起

week 1 我們的踩街夢

week 2 要不要考零分?

week 3 Books For Taiwan

week 4 該補救的不是「教學」

week 5 父親的浪漫

十一月,課本沒教的事

week 1 多兩公斤的畢業旅行

week 2 從無到有的啦啦隊

week 3 我的年代與你的年代

week 4 One Night In Beijing

十二月,從心開始

week 1 音樂人的心

week 2 神農特攻隊

week 3 今年聖誕老公公不會來

week 4 跨年後的紅包袋

一月,走出學校

week 1 MIT與學測

week 2 蕭敬騰,謝謝你

week 3 教育即生活

week 4 學校之外的教育家

二月,留一分堅持

week 1 我愛舊曆年

week 2 來自赫爾辛基的明信片

week 3 被攻占的頭版

week 4 教會的補救教學

三月,課堂外的風景

week 1 二十人二十一腳

week 2 我想回學校義剪

week 3 整個世界都是我們的教室

week 4 你會來看我表演嗎

四月,莫忘初衷

week 1 清明時期紛紛的雨

week 2 屬於二水人的音樂會

week 3 台灣之福

week 4 我要頑固地飛上天

五月,教育的邊界

week 1 安全與冒險的對話

week 2 「越位」母親

week 3 穿一套不相稱的西裝

week 4 小志的攝影展

六月,展翅飛翔

week 1 不是捨或得,只是選擇

week 2 是我要的,還是學生要的

week 3 你的畢業證書要我交給你

week 4 教會外牆的彩繪

week 5 兩個好老師的祭文

暑假,充電去

week 1 鏡頭下的小人物

week 2 為台灣加油

week 3 赤科山上的愛

week 4 校外教學──讀萬卷書,行萬里路

week 5 給生命一段空白

week 6 快閃表演

week 7 暑假管樂營

week 8 乾了,這一罈女兒紅

後 記:謝謝有你們!

內文摘錄

9月/week 5 不要把情緒當成教育
教師節已經是只慶祝不放假的紀念節日了,但我相信「教師」的價值跟意義還是可以連結到孔老夫子的信念──有教無類,因材施教。
「同學,把衣服穿好!」某日放學時我對著一個三年級學生說道,但他臉色鐵青,顯然有很大的情緒反應,我覺得很納悶,我的口氣並不嚴厲,而且這個學生平時跟我交情不錯,前一天還一起在後山削甘蔗吃,「怎麼會……」我心裡嘀咕。
繼續僵在大庭廣眾之下不是好事,一旦擦槍走火就得依校規處置,我此時擔任學務主任,即使沒打算將他記過,但他若當眾辱罵師長,也不能不殺雞儆猴,只是我知道他的牛脾氣,一旦衝突爆發,三年級下學期被記大過……唉,我不敢繼續往下想。於是請他進辦公室,但他很跋扈,幾乎是仰著頭,不用正眼看我,看到他這樣我也起了莫名的怒火,不過我一直提醒自己:「這是小事!」
進到辦公室,我和緩地問:「怎麼回事?」
結果他仍舊看著天花板,用鼻子瞪著我。
我又說:「不過是請你把衣服紮好,生這麼大的氣?」我這句話才說完,便看到小學妹刻意經過,這時我才知道踩到地雷──在他女朋友面前糾正他。
此刻我想雙方是談不出結果的,繼續吹鬍子瞪眼睛也不是辦法,這件事情原本就是小事一樁,我要處理的是我們各自的情緒,這個孩子的情緒再加上我的情緒,將一發不可收拾,而且弔詭的是,不可收拾的已非原本要處理的服儀問題。我希望回到原本的「服儀」問題,而非繼續相互碰撞火花。
說是這樣說,我腦海中其實有另一個劇情版本,只是我一直在壓抑它的浮現──「馬的,你算什麼東西!」這句話一直在舌尖躍躍欲試、蠢蠢欲動,等著引燃乾燥的柴火,「最後一定是我把你的名字掛在公布欄,一支大過!」
但這算是教育嗎?我也許會獲得形式上的勝利,卻是教育的失敗者。我一直提醒自己,不要讓這樣的情況發生──只是服儀不整而已。
「先回去!」我把話削得銳利一點,不讓學務主任的高度走山。
他當然也老大不客氣,調了兩下書包背帶揚長而去。
我在開車的時候就打電話給家長,沒讓家長知道細節,只讓他知道孩子帶著情緒回家,「多跟他說說。」
沒想到我這麼說完家長便開始懺悔:「我對這個孩子實在很愧疚,以前年輕不懂事,經營賭場時他就在旁邊看,看著看著也學到一些東西,現在脾氣臭得跟什麼似的……。」
我聽到這裡就沒仔細聽家長如何陳述了,「難怪他會這樣。」我打自心裡喟嘆。
隔天我在校門口等他,我知道他一定會晚到校。果不其然,他是那天最晚到校的學生,一看到他站在斜坡的樣子,我知道我面對的還是昨天那道懸崖峭壁,一點也沒有攀越的可能。看他這樣,我想我們無法順利溝通,但我也不打算示弱或討好,畢竟還有其他兩百多個學生要管。
「昨天我有打給你爸,他跟我說對你有很多虧欠……」我只跟他說爸爸的內心戲,不談我們的事情以保留對話的空間。
他聽完,仍舊不發一語,又用手拉了拉背帶兩下,我便讓了一條路給他進教室。
為了軟化這位學生,我還找來平常跟他要好的學生,請他們以朋友的角度勸勸他,不要意氣用事,希望家長、學校、朋友的三個關係可以把他留在學校。豈知到了中午,他竟然主動來找我。「主任!」他站三七步,「我給你處罰啦!」口氣不是很情願,但我知道現在優勢在我這裡。
「我現在很忙,明天再來找我吧。」
他沒說什麼逕自走了。
放學時,他看到我竟笑瞇瞇對著我揮手,「再見!」
我故意不露聲色朝著他揮揮手,真心希望跟「昨天的他」說「再見」。他的這個舉動也讓我見識到何謂「情緒起伏」,一個人可以在一天之內如此高潮迭起,「哪一個位置的他是他?」我這樣問自己,也以此為戒──我差點因為區區服儀問題跟他發生衝突,並可能在衝突之後無可避免要記他大過,而他可能就因為這支大過而導致不同的國中生活,甚至是不同的人生。

10月/week 5 父親的浪漫
行進管樂表演可以說是二水國中管樂隊的年度大事,我們積攢了好幾年的努力才有辦法站上比賽的場合,真的很不容易。我不會在音樂教室練習時點名誰來了誰缺席了,我希望學生都喜歡管樂,大家一起享受,而不是來互相折磨。
明天就要比賽了,上個禮拜日他們說要來練習,但後來有幾個人缺席,包括一些重要的二年級成員。一進教室我就有罵人的衝動,不過還是忍了下來,我知道來練習的人不該被罵。可是,他們積極要來學校練習,卻不能積極做好準備,約好八點開始,卻拖拖拉拉到了八點半還沒能在籃球場上準備好,然後就下雨了。
在教室裡我用很沉重的心情跟他們說:「下雨了,怎麼練?」
他們似乎感受到我的情緒,也都悶悶的。
「如果雨停了要到籃球場練,再到辦公室找我!」丟下這句話我就走了出去。
辦公室裡沒有其他人,我泡茶想沉澱一下,沒多久便聽到音樂教室傳來聲響,這段音樂衝破雨的包圍,在辦公室這頭的我突然覺得我們不會被雨打敗,不會被剛排練好的第三首歌打敗,也不會被剛加入的十幾個新生成員打敗,更不會被幾個沒來由缺席的人打敗。
就在我要沖第二泡茶的時候,有兩個學生行色匆匆地跑進來,低垂著頭跟我道歉,我沒打算責備他們,更不打算大發雷霆,我很誠懇地跟他們說:「樂隊交到你們手上,就是靠你們,沒有你們的帶領,我們走不遠,這場比賽我們也可以不用參加,是你們想參加我們才報名的,不是嗎?」
他們默默點頭。說真的,我不喜歡看到他們沮喪,他們拿著樂器的樣子可神氣的呢!
後來雨勢稍微停歇,我們穿起雨衣,有的還打赤腳,因為我們知道自己不會被雨天擊倒,也不會因為幾個人缺席被KO,有那麼一瞬間我希望雨再大一點,這樣我們都會記得這個熱血的冬季。今天我們好不容易從出場、走位到退場完整排練過一遍,不過敲斷了一支鼓棒而已,慘的是指揮棒底緣的圓球飛了出去,我只好撿顆石頭用膠帶貼一貼繼續使用,大家當場笑翻,但我們明天依然會神采奕奕。
我們並不是非得在競賽中得到名次,這個問題大愛電視台的人問過我,我的回答絕非有所保留,而是真的只想帶著孩子,驕傲地站在場上,站在他們喜歡的管樂的場上,想著:「我也可以跟他們較量!」有這樣的念頭就是最好的收穫。
對我而言,我只是拉著椅子在旁欣賞的聽眾,對孩子們來說,這一切才是真實的,是屬於他們的十四、五歲的天空。
還記得第一年參加比賽時,學校正在重建,很多班級都沒有容身之所,更遑論樂隊,那時好不容易保留一間即將拆除的教室當作練習教室,我跟建峻老師常常要摸黑搬樂器,有時還得用轎車、機車的遠燈照明,這樣的條件下能出門參加行進管樂比賽實在是妄想,但學生們眼神堅定,而且很認真,似乎不畏艱難,就是想跟其他學校的管樂隊一樣可以按照音樂、隨著節拍把隊形排出來,想把腦中的青春塗上顏色!當他們在籃球場上頂著太陽練習,我不懂音樂,只能看著他們在太陽底下流汗,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想辦法讓他們外表稱頭一點。我想要幫他們買一套管樂服,於是開始把演講的鐘點費收集起來。他們演練步伐,我餵養小豬。護士阿姨知道我在存錢,藉口跟我買書,細心把錢用信封裝起來交給我,「多的錢就贊助樂隊。」信封裡還有一張這樣的紙條。這張紙條好溫暖,是我摸過質感最好的一張紙。
那時還不知道錢夠不夠,曾開玩笑地跟學生說:「今年先買衣服就好了,或者你們買褲子,之後費用再還你們。」他們也很天真地說:「好!」
後來社區的呂億安先生看到我們的練習給了很大的幫忙,退休的老師輾轉知道後也出錢出力,一下子我們就有稱頭的制服了,可以稱頭地站在比賽場地抬頭挺胸跟傳統名校一較高低。我還記得廠商來洽談服裝色調的時候正下著大雨,滂沱的雨打在球場的屋頂,我們幾乎要用喊的才聽得到彼此的聲音。
要說我是單純為了學生做這些事也不大正確,其中還隱藏著「父親」的情感。
我原本的第二個孩子在三個月大時產檢還是沒有心跳,老婆當場淚流滿面,自責不已,我在一旁也只能說些不知道有沒有打到氣的話,還好,大里一家診所醫師說:「是媽媽的品管好,讓孩子不用受苦。」
因為這一句話她才放下,放得下。後來妹妹來了,在準備聽心跳聲的那一天,我刻意不發一語,讓老婆去擔心、害怕甚至焦躁,當「砰砰砰」的聲音活潑熱情地跳動時,她瞬間雙眼婆娑。生命就是這麼巧合,算算預產日期跟管樂的比賽時間很接近,我不想再待在旁邊當觀眾,或說些無關痛癢的打氣話,我要先幫妹妹鋪好床,為她準備好「煙火」。
我在腦中想像一段情節:老婆被送進產房,而我剛帶學生走進體育館,比賽還沒開始,電話卻來了。「好,我馬上趕過去!」我被兩種喜悅包夾,那邊結果已經出爐,這邊正要開始。等到體育館這邊結束,我馬上衝回去,抱著妹妹,準備用一輩子的時間跟她講這個故事,用這個故事慶祝她來到世間,來成為我們家的一員,串連我們的緣分。
這是當老爸的最不切實際,卻最浪漫的天真!


致一個女孩:
哈囉,我腦中有段劇情:我帶著學校樂隊前往體育館比賽,在他們進場前鼓勵他們,拍拍他們的肩膀,在他們進場時成為他們的頭號粉絲,沉醉於他們的所有演出,在他們退場後歡欣地迎接他們……。就在我們開心的時候,手機響起,於是我匆匆趕來見妳。我不是故意遲到,而是早就準備好妳的到來,只是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我很愛阿牛,所以不知道該怎麼愛妳,直到暑假環島的時候在赤科山聽到一段插曲──以後會說給妳聽,那是一個父親珍愛女兒的故事──聽到那個故事後,我才有點清楚該怎麼跟妳相處,就跟我們的相逢一樣。
時間是上天巧妙的劇本,剛好是十月,樂隊也正好是十月的時候比賽,我要用這件事情迎接妳,把它變成我們的煙火。從張羅開始,樂隊便碰上很多難關,連衣服也沒有,如今都一一克服了,這些大哥哥大姐姐們總算有一套服裝穿,昨天才穿上,很是帥氣!
我們真的要出門比賽了,但實際演出沒有跟我想的一樣,妳遲到了,不過沒關係,妳可以放我鴿子,而我會等妳。如果妳來了,我沒在現場,請別誤會,我一定是為了準備煙火。我沒辦法把妳的房間裝飾得漂漂亮亮,但我很會布置妳的生活,不相信妳可以問阿牛哥哥,我們連妳的名字都準備好了,就叫「楊奕」。
我該出門了,等我帶禮物回來送妳。
妳的爸爸留

12月/week 2 神農特攻隊
白線一條一條工整而規律地環繞橢圓形紅土跑道,在夕陽的餘暉下顯得特別耀眼,不禁讓我想起幾年前護士阿姨曾經對我說的「白的白,紅的紅,綠的綠」。擔任學務主任那幾年,學校重建,操場每天被砂石車輾來輾去,都成了廢墟似的,而現在新校舍建成了,風貌煥然一新,操場也不再承受大型機具蹂躪,不再塵土飛揚,學生可以恣意在鮮紅的步道上散步,也可以在如茵的綠地上丟飛盤、踢足球。
坐在看台凝望這一畫面,突然想起我的「農耕隊」成員。這群學生大多孔武有力,而且重義氣,平常沒有場域可以發揮所長,於是我找他們來美化校園,並特意讓其他學生知道他們對學校的貢獻。每次只要他們把難以處理的樹幹、雜草處理掉,在放學前我一定請全校學生先蹲下,再一一唱出他們的名,讓他們站起來,讓他們被瞻仰,也讓他們知道「我也可以被稱讚、被肯定」!這些感受對他們來說很重要,這些孩子大多不是自己喜歡叛逆,而是他們有著叛逆他們的環境,跟這樣的環境奮戰了十幾年,真的不容易,如果學校不是另一處能讓他們喘息,甚至提供助力的地方,他們哪來的能量繼續抗戰?
有次暑假剛收假,建築物後方雜草叢生,還冒出很多姑婆芋,負責清掃的班級叫苦連天,甚至一個接一個到保健室報到,一問之下才知道都沾了姑婆芋的汁液,渾身發癢,於是我趕緊請學生停止打掃。
「我去找專業的來!」聽我這麼說,全班如遇大赦,他們知道我又要出動農耕隊了。
午休時我就召集了農耕隊,帶他們到現場,當場教他們怎麼處理姑婆芋才不會碰到汁液,說完我便跟他們一起胼手胝足,三十分鐘的午休時間就把雜草、姑婆芋全部清光光,農耕隊幹部來跟我報告的時候還說:「我們連旁邊鋸下來的樹幹一起搬走了,不用跟我們道謝!」頭兒拍拍我的肩膀,接著說:「對啦,咱們,嘎底仔。」另一個也笑笑地拍我另一邊肩膀。
放學時我照例請學生蹲下,先跟大家稱讚奮力清理姑婆芋的負責班級十分用心,接著再一一點名農耕隊成員,我唱到他們名字的時候,他們都站得很挺,也很有自信。「他們今後不再是農耕隊,是神、農、特、攻、隊!」我刻意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吐出,我發現每當唸完一個字,他們就更加臨風顧盼。
校慶準備期間,神農特攻隊都幫我把操場翻過一遍,而且每天灑水、補土,就是為了給同學一個好一點的場地舉辦校慶。他們從來不喊苦,也不說累,我很喜歡跟他們一起工作。某年校慶前一天,場地準備得差不多了,可惜塵土仍舊飛揚,於是我召集他們,略帶歉意地跟他們說:「抱歉,主任有件事情想麻煩你們。」
「什麼事?」隊長問。
「咖歹勢,明天可以請你們早點來幫忙灑水嗎?」
「幾點?」隊長又問。
「六點半。」我有點尷尬。校慶在十二月中旬,加上學校在半山腰,大多數學生都是搭校車到校,六點半到校的意思就是得在灰濛濛的凌晨騎腳踏車出門。
「主任,你做代誌哪耶賽阿捏?」隊長說。
他這麼一說我也覺得很不好意思,麻煩他們灑水就算了,還要這麼早騎腳踏車來,沒想到他接著竟然說:「這樣甘會赴?」他轉頭對著後面的特攻隊成員,又說一次:「這樣甘會赴?」
在他後面的其他人都搖頭,「五點才會赴。」其中一人說。
我趕緊說:「五點不行啦,太早,天還沒亮!」
但大家都覺得五點才有辦法把事情做完,沒奈何,我開始跟他們討價還價,最後決定六點。「你們先別吃早餐,我帶早餐來,大家吃完再做。」我心想這樣一來也差不多六點半了。
沒想到他還是唸唸有詞:「你做事情哪耶賽阿捏?這樣甘會赴?」
不過我還是堅持六點,希望他可以諒解。
隔天,我比約定的時間早十分鐘到,把車開到操場正中央,車子熄了火之後,卻聽到四處都有吆喝聲,我看不到人,只知道四處都是人。有個學生從黑暗中跑出來說:「主任,你怎麼現在才來,我們都五點就到了。」說完他又消失在黑暗中。當我站在操場中央,站在黑暗之中的時候,我彷彿瞬間被他們照亮了,被他們包圍了。我端著裝滿早餐的箱子,身體卻輕飄飄的。
我們聚在操場吃早餐,我真是喜歡他們臉上的笑容,而且我深信人的臉頰就像一張紙,折的地方痕跡深了,就成了「面相」,一個人如果經常微笑,微笑的紋路就會成為習慣性的折痕,很容易在臉上漾開。
吃完早餐之後我不知道要讓他們做什麼事了,只好說:「要不然你們等一下都回班上去,看看班上有什麼要幫忙的。」
聽我這麼說隊長又不滿意了,他說:「你做事情哪耶賽阿捏?當然是要再去噴噴水啊,水乾掉怎麼辦,你們說對不對?」這後一句他是對著所有成員說。
於是,吃完早餐他們一哄而散,又去灑水、填土,突然間剩下我一個人,雖然只是一個人,但我彷彿感覺有一件很多線頭勾勒成的「神農特攻隊」背心披了上來。

名人推薦語

傳峰老師話不多,卻有一顆愛孩子的炙熱心,他對孩子的關懷與鼓舞是永不止息的。──李濤,知名主持人,關懷台灣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傳峰是天生當老師的料,因為他是我遇見最棒的老師。──楊志朗,POWERSUPER、師鐸獎得主,彰化鹿鳴國中教師

 

他選擇和孩子同一國,試著以各種活動,為孩子開啟無數窗口,讓孩子看到不同的世界,而他永遠打頭陣。──王雅玲,《別怕!白雪老師在這裡》作者,彰化陽明國中退休教師

 

當孩子在教育的旅途上,以為人生只剩下國、英、數和分數的時候,傳峰卻用旅行的眼光帶孩子看看另外一個世界,體驗另外一種感受。──李盈賢,二水基督長老教會牧師

 

女兒問我怎麼過感恩節,我告訴她我只想努力讀傳峰的書。──Amy LinBooks For Taiwan負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