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雜誌

作者: 

烏鳥鳥

經銷商: 

紅螞蟻

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1-10-31

ISBN: 

9789866359903

規格 : 

平裝/單色印刷224頁12 x 21 x 1.12 cm初版

分類: 

定價: 

360元

最低端「打工詩人」烏鳥鳥
對岸不見容於天日的嗆辣詩篇
首度台灣問世

有如波希的末世圖景、布紐爾的超現實影像、洛伊安德森的 黑色幽默
以漫畫、雜耍式的語言狂歡 開拓社會、政治、文化批判的(反)美學視野


烏鳥鳥是中國當代詩壇的巨大異數。他的風格具備無可替代的辨識度。將怪誕與荒謬營造成寫作核 心要素的,烏鳥鳥無疑是最突出的一位。他將常態經驗中的鄙俗和失敗,轉化成具有強烈震駭感與 荒誕感的後現代詩意。
──楊小濱

烏鳥鳥詩集為國藝會補助出版計畫


作者簡介

烏鳥鳥
1981 年生,中國代表詩人之一。先鋒民刊《活塞》成員。2005 年開始詩歌創作。2009 年獲「澄 邁・詩探索獎」新銳獎。2014 年獲第二屆北京國際華文詩歌獎。同年參演紀錄電影《我的詩篇》。 暫居廣州。


作品試閱

糖果雜誌

袋鼠們塗脂抹粉,頭戴花環
袋著後代,傾巢去參加糖果派對
     
半個夜晚,袋鼠們搖頭擺尾地亂舞
半個夜晚,甜空氣沸騰著

派對結束了,袋鼠們袋滿了糖果
牽著後代,哼著歌謠,蹦蹦跳跳地回家

狼藉的古老叢林,淋著微涼的露水
月光氾濫,遠處傳來了恐怖的人聲

母袋鼠趕緊將後代,摟於懷中
加快了步伐。身後緊跟著膽小的熒火蟲

 

風吹草低,紙箱呈現雜誌

肉鎮沒有一條像樣的河流
肉鎮的河流都是S碼的,無名,無檔案
由一群落後的鐵鍬和鋤頭
一小塊一小塊一小塊地挖掘而成
毛細血管一樣交叉著,輸送著農業的血
 
入冬以後,水利局便將水
鎖死在國家的水庫裡了。乾渴的田野
冬眠著田鼠、蛇、青蛙和番薯
天上彷彿進入了禁雨期,沒有一朵雲
可以壓榨得出一滴雨來
枯竭了的河流,唯野草,綠森森兮
 
野草森森處,常遇蠅群,沸沸揚揚
陰風陣陣兮惡臭彌漫,彷彿陰間的使者
在散派地獄特產。風吹草低處,必有紙箱現
密封的紙箱裡,白布匹草草包裹著的
大多數是飽受歧視的無辜女嬰
 
這些來不及多流出一滴哭聲
就已被親生父母,活活摁死了的
沒有名字的小肉體,將靜靜靜靜靜靜的
腐爛於野草叢中
並將一代綠頭蒼蠅,養肥
 
待到來年春季,情欲磨貓,呻如嬰泣
陰雲和陰魂聚集的天上,自然會潑下暴雨來
她們的骨頭,便會連同垃圾一起
被送往下游去。她們的母親
臉上的悲傷,早已擦洗乾淨了
 
那些流空了的貧賤子宮
轉身,就又被胚胎塞滿了
哪怕子宮口外,肉鎮雞飛狗跳
政府晝夜抓人閹割;已具人形的胎兒
扔滿了鎮衛生院的產房
 
2006.12.16。初稿於佛山
2020.10.16。修訂於廣州

殺手雜誌

殺手,從不輕易露出真容。笑容裡
深藏著凶相。命裡,帶著吉與凶
背包裡,時刻備著人造臉皮和偽造身份證
他們神秘又莫測,儘量晝伏夜出
儘量如鬼般神出鬼沒,避開星羅密佈的
隱形國家電子眼以及成群結隊的政府捕快
政府的捕快,總是像千萬條傀儡狗
總是像搜查一張寬闊的地毯那樣
將國家,地毯式搜查
就連一條線似的裂縫也不放過
也要反反復復地嗅上數十遍
嗅得千萬隻敏感的鼻子
紛紛患上了慢性肥厚性鼻炎
多麼可憐的鼻子!總是流著噁心的膠狀鼻涕
政府只好往每條捕快的褲袋裡,都塞進了
一瓶輔舒良牌丙酸氟替卡松鼻噴霧劑
以備不時之需。沒日沒夜的搜查
捕快們的雞巴,性欲,早已喪失了
猶如報廢的軟皮,又如疲軟的避孕之套
垂頭喪氣的,垂吊於胯下
捕快們的眼球,總是佈滿了嚇人的血絲
猶如一群安裝了紅外線電子眼的
思想統一的量產機器人,回家
便和衣蒙頭昏睡,頭髮、褲管和皮鞋上
沾滿了惡臭的泥巴和人屎
長期備受冷落的妻子,欲火焚身
卻又沒膽出軌,只好蒙面到性愛用品商店去
購回模擬的日本籍人造矽膠雞巴
獨躲於廁所內,掩嘴自慰,獨自高潮
或者購回色彩繽紛的抑情膠囊,抑制發情
性愛用品加工廠和商店,與日俱增
產品款式花樣繁多,且越來越智慧化和多功能
年關臨近,性愛用品商店內外
總是排起了瘋狂搶購的發情的雌性蒙面隊伍
漏網的殺手,數量已經不多了
偽裝成好人,混在人群裡,啄著香煙
假裝翻看美版《時代》雜誌
當看到那一排排一排排一排排發情的蒙面雌性
為了爭搶一根多功能的人造雞巴
於大街上,撕破臉皮惡毒潑罵,甚至撕打得
鼻掉胸落,滿地是狼狽的人毛和破布條
便不再接活了,悄悄地藏好了
手槍、匕首、暗器、索頸繩、迷魂藥和子彈
脫掉了隱身衣,用易容術卸掉了偽裝容
右手提著贓款,左手摟著
一條混血的轉基因騷腰,光明正大地
乘坐私人阿波羅號飛船,奔月去了
月亮之上,他們抽著高級的柬埔寨大麻
欲仙欲死。任由政府的捕快們,在地球裡
躥爛皮鞋,嗅壞鼻子,依然一無所獲
無聊至極,捕快們,紛紛舉起了改良過的
勃朗寧92式無聲手槍
瞄準起了蚊子們可愛的小腦袋
玩起了血腥的爆頭殺戮遊戲
 
2011.01.07。初稿於佛山
2020.11.03。修訂於廣州


目錄

怪誕與瀆聖——烏鳥鳥的寓言詩學/楊小濱 004
1. 肉麻口號。陰影。人造鐵釘與壞心靈雜誌 016
2. 風吹草低,紙箱呈現雜誌 020
3. 那些年我們常常在夜晚壓倒青草一片雜誌 022
4. 銀白色的鐵皮煤油打火機雜誌 026
5. 貧窮的天使皮箱雜誌 030
6. 殺手雜誌 035
7. 殺人犯重返故鄉雜誌 038
8. 吹牛家雜誌 042
9. 美國波斯貓雜誌 044
10. 尋影啟事雜誌 048
11. 糖果雜誌 054
12. 易開罐裝人造氧氣雜誌 055
13. 死水裡的上帝與陰道產物雜誌 058
14. 蜘蛛出沒,請照看好你們的兒童雜誌 072
15. 大海浴盆雜誌 074
16. 蟋蟀雜誌 078
17. 大眾米店雜誌 082
18. 惡魔已初具人形雜誌 084
19. 長途非洲犀牛雜誌 088
20. 我們的肉泡浸在海南的海水裡雜誌 092
21. 在世界的最高樓頂等待大雁飛過雜誌 094
22. 原裝進口奶媽雜誌 098
23. 中年的皮,已披上身雜誌 104
24. 收購炊煙的人在傍晚光臨肉鎮雜誌 106
25. 苦難雜誌 110
26. 腥的雜誌 112
27. 早晨的猴麵包樹與恐龍雜誌 116
28. 自殺大街雜誌 118
29. 一條嗓子在喊雜誌 121
30. 數著死豬談情說愛雜誌 122
31. 納粹兔子雜誌 126
32. 在悲劇性的虛構韓劇中不能自拔的妻子雜誌 132
33. 高手雲集雜誌 134
34. 1990 年的冬季木床雜誌 138
35. 批發雜誌 140
36. 一份緩慢的快件雜誌 144
37. 與大雨賽跑的人雜誌 148
38. 喜鵲雜誌 152
39. 被打壞了腦袋的人雜誌 154
40. 害羞雜誌 156
41. 雨後雜誌 158
42. 雨前雜誌 160
43. 03:24 的滂沱雨聲雜誌 162
44. 早班地鐵雜誌 164
45. 恐龍小學畢業二十六周年紀念雜誌 166
46. 1984 年的病。銻皮手電筒與兇惡閃電雜誌 170
47. 此人不詳雜誌 172
48. 沒有肉的國家雜誌 176
49. 厭人症雜誌 180
50. 一條四百歲的人雜誌 186
51. 最綠的椅子上坐著一條有害的人雜誌 194
52. 月球傳來的轟炸聲雜誌 198
53. 朋友們已經離去雜誌 200
54. 冬季突然不製冷了雜誌 204
55. 被迫彈奏鋼琴的女孩雜誌 206
56. 多功能防毒面罩和耐酸性雨衣雜誌 210
57. 好事熱潮雜誌 214
58. 提著滿桶髒水攀爬尿液樓梯的祖國花朵雜誌 218
作者簡介 223


推薦序

怪誕與瀆聖——烏鳥鳥的寓言詩學 楊小濱

在秦曉宇策劃執導的那部引起巨大反響的中國紀錄片《我的詩篇》(2015)裡,烏鳥鳥——一位在文字裡汪洋恣肆的詩人——在北京文藝網國際詩歌獎的頒獎臺上突然失語。作為詩歌獎評委,我現場在座,不難聽到他內心的澎湃與焦慮——如同在凱吉(John Cage)以沉默為理念的音樂裡所捕捉到的。而影片此前的一個段落裡,烏鳥鳥在人才市場裡四處碰壁的場景更令人難忘。他喃喃念出的詩句以荒誕的錯位感穿過眾多招聘者的制式化商界話語。顯見的是,烏鳥鳥是被現存的社會符號體系所逐出的(自然也可以料見他的詩集無法在中國國內出版)。而他的詩恰恰是對這種語言放逐的淋漓盡致的鋪敘。

烏鳥鳥是中國當代詩壇的巨大異數。他的風格具備無可替代的辨識度。將怪誕與荒謬營造成寫作核心要素的,烏鳥鳥無疑是最突出(假如不是唯一)的一位,體現出他對當代社會的銳利把握與不妥協的批判。在這本詩集裡,烏鳥鳥創造了一個叫做「肉鎮」的地名,空間(鎮)與身體(肉)絞合在一起,展示出當代中國的歹托邦(dystopia)。「拿鐵釘的左手,經年累月的,滴著/暗紅色的壞血。傷口的肉/經年累月的,腐爛著,招蛆引蠅」(〈肉麻口號。陰影。人造鐵釘與壞心靈雜誌〉)或是「瀝青熔化的低速公路,躺著內臟外泄的狗和斷頭的機器人/肉鎮起風了。幽靈似的癌症病人,追撿著他的人造假髮」(〈雨前雜誌〉)這類詩句展示出身體的災難,以肉體傷殘來表達社會的痛感。在對創傷身體的探索方面,烏鳥鳥不禁令人想起培根(Francis Bacon)繪畫裡那些扭曲的人體器官。他在詩中給「人」使用的量詞始終是「條」,彷彿人只是蟲豸一類的低等生物。「因為一種可怕的瘟疫/最後國家連最後一條人也埋掉了」(〈沒有肉的國家雜誌〉)便是對當今生存境遇的既現實又超現實的指認。

就怪誕而言,烏鳥鳥詩裡漫畫、雜耍般的場景在趣味上尤其接近波希(Hieronymus Bosch)畫作裡的那些奇幻滑稽場面,比如「從排水管裡拖出了垂死掙扎的掠香鯨/用德州電鋸,鋸開了龐大的肚皮/我才得以發出了新生嬰兒般的哭聲」(〈大海浴盆雜誌〉)、「貧血的天空,缺雨,枯雲八九朵/缺心眼的爸爸,騎著公豬/奔赴私人農場」(〈易開罐裝人造氧氣雜誌〉)……。假如說波希的繪畫主旨基本是對於世間虛妄與墮落的怪誕描摹,烏鳥鳥則是在文字中展開了一幅幅令人驚異的畫面,同樣展示了末世般的寓言圖景。

烏鳥鳥詩中對家庭成員形象的處理是瀆聖(sacrilege)的——家庭關係當然也是一種神聖符號的構成。除了上面所引的詩句外,還有像是「泡著人奶浴的癡呆症父親」(〈大海浴盆雜誌〉)、「一條花容盡毀的母親,過於匆忙/竟將孩子和影子忘記了,像一頭狼狽的逃犯」(〈早班地鐵雜誌〉)、「妻子便洗手提裙/滿面春風地攀爬到光滑的高壓線上去了/她要到半空中去修煉什麼高空瑜珈/她要將水桶形的肉體修煉出S形的魔鬼曲線來」(〈早晨的猴麵包樹與恐龍雜誌〉)……無不充滿了濃烈的漫畫色彩。但烏鳥鳥的諷刺劇或荒誕劇不僅是視覺上的,而主要是事件上的。像是「有一天,她突然問坐在旁邊的女兒/『請問小姐貴姓?』」(〈在悲劇性的虛構韓劇中不能自拔的妻子雜誌〉)這樣的場景無情地重構了當代生活中的荒謬片段,閃現出社會崩潰的悲喜劇瞬間。

烏鳥鳥詩中的視覺景觀時常令人聯想起布紐爾(Luis Buñuel)電影裡的超現實影像。只不過像「她的眼球,終於從眼眶裡流出來了/她用淚水洗洗,又裝了回去」(〈在悲劇性的虛構韓劇中不能自拔的妻子雜誌〉)這樣的場景比起《安達魯之犬》來更具戲謔的意味。而「有時你倆親完了嘴,頓覺無聊,便數起了死豬/你倆就這樣甜蜜地數著死豬,數了兩年」(〈數著死豬談情說愛雜誌〉)則在敘事的層面上呼應了布紐爾後期影片中刻意的行為乖張與價值降格。

而烏鳥鳥本人則表示對瑞典導演洛伊·安德森(Roy Andersson)的電影特別有共鳴,感覺跟他自己的詩太像了——荒誕、超現實、諷刺、混搭、黑色幽默……。的確,安德森也常常以夢境般的視野鋪展出荒謬、苦澀而無望的生活場景,只不過烏鳥鳥的場景更帶有狂野的氣氛,更具動態感。比如〈在世界的最高樓頂等待大雁飛過雜誌〉在一種悲劇性的鬧劇中施展自由無羈的狂想,以陰鬱驚悚的黑色幽默來嘲弄與擊打這個冷酷到怪異的世界。這首詩中建構的嬉鬧主體,跑到現代性符號的巔峰——高樓的頂端,但目的居然是要射大雁——這種貌似模仿一代天驕的衝動在當代社會中凸顯出荒謬性,也與詩中古典語詞和當代粗話的雜糅相應。烏鳥鳥採用了一種漫畫與變形的手法,將主體塑造成南京板鴨的形象,繼而被從天而降的衛生紙、避孕套等等砸得「抱著腦袋四躥」。這首詩的結尾以曾經發生並繼續發生在當代社會特別是底層社會中的悲劇現實作出了對照:比起丑角般的射雁者來,跳樓者的形象往往代表了更極端的失敗者。但諷刺的是,跳樓的壯舉還需要「在風水師的指導下」——悲劇遭到了荒唐的干擾而變得更加可悲。

可見,烏鳥鳥的詩對體制的叛逆並不僅僅是理念上的。一方面,他不憚讓像「國家」這樣的詞語頻繁出現;另一方面,他也絕不只是進行意識形態層面的簡單指控。諸如「隱形國家電子眼以及成群結隊的政府捕快/政府的捕快,總是像千萬條傀儡狗」(〈殺手雜誌〉)、「國家裡,掛滿了巨幅的粘人蜘蛛網」(〈蜘蛛出沒,請照看好你們的兒童雜誌〉)、「圍觀國家的制服,將妓女抓捕,就像抓捕/一群激素豐富的國產肉雞。一條肥得流油的妓女/忽然在柏油公路上,辟哩啪啦地自燃起來了」(〈數著死豬談情說愛雜誌〉)、「終於像一塊腐肉/被國家/從國家機構裡扔出去了/血腥的屠宰場和肉製品加工公司/也從國家裡拆除了」(〈沒有肉的國家雜誌〉)……書寫了當代社會生活中不可思議的怪異景觀,凸出了中國(惡)夢的駭人特性。家國情懷不再表達為哀歌,而是一場場的魔鬼狂歡節。

此外,「人造」、「假」、「偽」、「仿」這類字眼在烏鳥鳥筆下頻頻出現,意味著虛假成為這個山寨版世界的主要面貌,如「背包裡,時刻備著人造臉皮和偽造身份證」(〈殺手雜誌〉)、「給雜交棉花/和人造向日葵,人工造雨」(〈易開罐裝人造氧氣雜誌〉)、「一個天使和鬼魂暢飲著假人血/……/妻子用電風扇,偽造出了人造海浪/數月沒洗,我的皮,又癢又臭」(〈大海浴盆雜誌〉)、「遠處,國家的人造風景/終日隱沒於霧霾中」(〈喜鵲雜誌〉)、「裝滿了她撿來的假牙、避孕套和梳子」(〈被打壞了腦袋的人雜誌〉)、「她的臉皮、笑容、聲線和乳房,全修整過了,假兮兮的」(〈雨前雜誌〉)、「歡迎光臨!猶如深入一間通了電的人造仿真地獄/……/假肢、假牙和假髮,全都擠掉了/臭美的姑娘,新隆的胸,全都擠爆了/……/人造香水、狐臭和屁,像調味料一樣醃浸著我們」(〈早班地鐵雜誌〉)、「往風景裡拋撒/人造雪,以製造萬里雪飄的壯觀假像」(〈冬季突然不製冷了雜誌〉)等等。在〈一條四百歲的人雜誌〉一詩裡,烏鳥鳥虛構了一個長壽者的故事,以怪誕的情節鋪展出一個山寨版人體的社會諷刺寓言:「機械的虛假笑容,智能聲控控制似的/24小時盛開在僵化了的嘴角上/……/兩隻四百歲的廢手,很快便被握斷了/他的後代們只好連夜往他的衣袖裡/偷偷安裝進了兩隻美國進口的仿真人造假手」。那麼,關於山寨的社會寓言也完全可以讀作是國族寓言。

同樣無法忽略的是烏鳥鳥在細節部分的語言創造力(或破壞力)。比如「呆若木雞地咀嚼,康師傅牌美顏速食麵」(〈長途非洲犀牛雜誌〉)在日常商品符號中強行插入了異質的流行文化符號,曝露出當代社會符號體系的罅隙。而「此刻的心情,正糟糕如屎」(〈收購炊煙的人在傍晚光臨肉鎮雜誌〉)生造出大膽粗鄙的比喻來對應整體社會情境的污濁。顯見的是,烏鳥鳥詩的社會、政治、文化批判建立在對個體經驗的(反)美學視野上。烏鳥鳥創造了一種特有的諷喻樣式,通過寓言化的書寫建構出變形誇張的奇境,把文化批判與語言雜技熔為一爐,由此將常態經驗中的鄙俗和失敗轉化成具有強烈震駭感與荒誕感的後現代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