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犯的最後一天:法國文豪雨果1829年小說+臺灣戲劇工作者陳以文2015年創作劇本 (第二版)

作者: 

Victor Hugo 維克多・雨果/陳以文

譯者: 

吳坤墉

書籍設計: 

楊啟巽

經銷商: 

大和

出版日期: 

2021-01-25

ISBN: 

9789860601916

規格 : 

平裝22915X21 CM第二版

定價: 

360

Le Dernier Jour d’un condamné : Roman de Victor Hugo + Pièce de théâtre de Yi-Wen Chen

【奪朱】社會政治批判叢書 09


早在創作《悲慘世界》與《巴黎聖母院》(鐘樓怪人)之前,年輕的雨果發表於1829年的小說《死刑犯的最後一天》(Le Dernier jour d’un condamné),以純文學的方式來描繪圍繞著死刑所帶來的人性凌虐,就已使他成為法國文學界受人矚目的新銳。

在一百八十多年後的台灣,陳以文導演從這部小說獲得了靈感啓發,加上了台灣的社會背景以及改編的死囚故事,在2015年創作了劇本:《死刑犯的最後一天》,試圖帶給觀眾探討看待死刑不同的思考視角。

本書是兩部《死刑犯的最後一天》的合訂本,同時呈現以兩種形式體現「藝術作為社會關懷」的作品,在為死刑議題提出另一種思考角度之外,也提供一種跨時空、跨文體對照的可能性。

維克多.雨果 Victor Hugo ✕ 陳以文
《死刑犯的最後一天》1829年小說+2015年劇本 (第二版)

 

 

 

——
目錄

Side A / 法國文豪雨果 1829 年小說
– 1829年第一版序
– 《死刑犯的最後一天》 (小說)
– 翻譯與出版《死刑犯的最後一天》(吳坤墉)

Side B / 臺灣戲劇工作者陳以文 2015 年創作劇本
– 前言 (2016)
– 再版簡序(2021)
– 《死刑犯的最後一天》 (舞台劇)
– 戲劇即將萌生時──靜下瘋狂正義的心(陳以文)


作者:Victor Hugo維克多‧雨果(1802-1885)

 

法國十九世紀最負盛名,最具影響力之詩人、小說家、劇作家及畫家。他的作品常以第一人稱書寫,表現內心情感、神祕與夢境,是為浪漫主義的一代宗師。其經典作品如《巴黎聖母院》Notre-Dame de Paris(1831),《悲慘世界》Les Misérables(1862)……皆舉世聞名。而這些創作除了悲天憫人,也同時深刻批判當時的政治情境,是為藝術關懷社會的極致表現。雨果一生也以積極的政治參與來實踐其理念;面對19世紀法國動盪的政治現實,他曾經貴為國會議員,也曾經被迫流亡國外19年。1885年過世後,其靈柩要被迎入法國的先賢祠(Panthéon)當日,從巴黎凱旋門到拉丁區,沿路有近兩百萬民眾替這位偉人送行;史無前例!

 

作者:陳以文

陳以文──專精於表演、編劇的電影導演。以電影【陽光普照】獲金馬獎「最佳男主角」。
曾以電影【運轉手之戀】獲金馬獎「評審團大獎」、台北電影節「評審團大獎」及「最佳導演獎」、法國杜維爾影展「最佳導演獎」,入圍德國柏林影展「青年論壇」單元。編導電影包括【果醬】、【想死趁現在】、【神遊情人】、【戀戀海灣】。2013年出版電影職人著作《殺掉青春沒有夢》。
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畢業的他,2015年重返熱愛的劇場,編寫舞台劇劇本【死刑犯的最後一天】,並演出劇中主要角色「死刑犯」。

譯者:吳坤墉

台大社會系畢業。法國巴黎第四大學社會學博士預備班文憑(DEA)。中法口譯/筆譯譯者。無境文化出版【人文批判系列】總策劃。曾任「台灣法語譯者協會」理事長。
譯作有《倡議一個批判的政治哲學--條條道路》(Miguel Abensour著,無境文化,台北,2010),《死刑犯的最後一天》(雨果著,無境文化,台北,2016),《異鄉人-翻案調查》(卡梅·答悟得著,無境文化,台北,2019)。
2017年獲法國文化部頒贈藝術與文學騎士勳位。


《死刑犯的最後一天》導讀影片
19世紀的雨果小說與21世紀的陳以文劇作,以相同炙熱的浪漫主義精神,刻劃鮮豔的情感去彰顯人與社會的善與惡。而面對那再再加深撕裂台灣社會的死刑議題,要如何相信緩慢的閱讀才是治療傷口的良方呢?陳以文與譯者吳坤墉試著說明他們的信念與期待......

閱讀劇本的獨特趣味,正是讀者還要同時擔任導演及演員,讓劇本中的文字活起來⋯⋯所以我們讓陳以文示範了一段文字的三種詮釋。讀者自己想像的,又是哪一種詮釋呢?


這段影片,是由義守大學電影與電視學系張國甫先生,擔任計畫主持人執行之產學計畫作品。張國甫是國內青壯輩出色的攝影指導及導演。雖然看似簡單,我們的確花了許多心力,由專業電視電影工作團隊拍攝製作。而最後的結果,為了希望呈現較好的觀看品質,還調成分別適合手機及電腦兩種觀看裝置的亮度。


**影片製作:義守大學電影與電視學系張國甫擔任計畫主持人執行之【死刑犯的最後一天】創作對談影片產學計畫。

《死刑犯的最後一天》:劇作家與小說譯者的對談

 

《死刑犯的最後一天》:劇作家示範劇本的文學閱讀


再版簡序(二0二一)- 陳以文

 

很感念在暢銷排名充斥的時代,我們仍有機會在題材冷門、不吸引目光就被否定的既定印象裡,不經意發現以為不存在的那一群人,那所謂小眾的「眾」,那些與我們腦波對得上、思考著相似事情的人群。就像《死刑犯的最後一天》這齣舞台劇在當初搬演之前,我們也難以期盼有這麼多觀眾走進劇場來細心關注我們的演出。也許這正是那些燦爛耀眼、盛大知名以外,讓我們更相信有些觀念的溝通是需要溫和、緩慢、持之以恆,而不讓它如煙花般即時、吸晴、卻短暫消逝。

以呈現人物、編寫故事出發的我,當時思考這樣的冷門題材,不易透過大型製作的方式呈現,「小劇場」似乎是必然的規模,因此劇本構思舖排情節和順序時,希望九位必要人物能透過劇場燈暗、燈亮的上下場,以三位演員擔綱的方式靈活運行,把包容真實、虛構及不同時空交錯的劇場特性發揮出來,當然若要以九位演員來呈現,也能展現它蘊含的細緻動人。劇本寫作過程碰觸到死刑的社會議題,劇場公演時,閱聽眾細心感受戲劇後,再以不同面向反思議題,誠心回饋他們的觀戲體驗。然而我對作品最強烈有感的,依然還是回歸到原始寫作過程中的人物——「一個被宣判死刑、自由受到限制的人在經歷怎樣的生活。」在死刑宣判定讞後到下達執行令的期間,基於不同的情感、情緒或現實需求,少數「決定來探望他的那些人在面臨什麼。」

這齣舞台戲劇從二0一五至二0一七年三次公演至今,我持續思考是否讓這齣戲以另一種形式在舞台上呈現,同時也重新編寫著相似遭遇、不同人物故事的電影劇本,或推動再有第四次、第五次的公演。這些進行中的計畫都需要我更長時間投入、更多認同這個內容的人群力量才足以成形。或許二0二一年,這本書籍的再版,又是協同我奮力向前的一股氣力。這次再版調整了少部分的對白句子,也大概就是我這種經驗不足的寫作者,往往只要有機會改稿時,就機車的修整一些語句,總以為這樣能為自己的創作多加幾分(也搞不好是扣幾分)。但不管如何,有幸成為一位創作者也就不免在這多加幾分或扣幾分之間不停的剹力前行。

若你有緣讀完這個劇本,一定是你跟我們一樣願意關注一些群眾打不起興趣的議題;若你也喜歡這個劇本,絕對相信你早已擁有獨特的人生,也請繼續為你的人生加分;若是你讀完了不喜歡,那麼下次大改版,拜託你新版再讀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