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記事

作者: 

陳昌遠

書籍設計: 

陳恩安

經銷商: 

知己圖書

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0-06-01

ISBN: 

9789869817059

規格 : 

平裝176頁12.8 cm × 19 cm初版

分類: 

定價: 

380元

一根起子
把一顆螺絲鎖死
從此以後
它們的日子就在那了

「如果整本詩集是一台壓縮機,我想推進的是對人心的質問。」

藍領的詩,命運的藍調,
時間如泥淹覆而來,
聽不見遠方與心跳的聲音,
幸好口袋裡,除了一把小扳手,
還有一小張紙,一支筆。

時報文學獎得主—陳昌遠的首部詩集,
勞動者之歌,懸置於社會夾層裡的幽微心事,
一冊可以在無止境的生活困頓與機具噪聲下,
任意切換虛實、你我的大敘事組詩。

生命如詩,窮惡之花,每一噪聲壓仄也能是意象的焰火。詩人以勞動者身分,在毫釐、分秒為度的機械日常之縫隙,攢積詩句,自我驗證,關於城鄉、貧富、明暗與苦甜。詩組一如結構嚴謹的工業體,逐篇又各自堆疊、翻轉,傳輸一種細膩的蒼茫與孤獨。現實環境與精神世界的相互擠壓、牽涉,所有人都是一枚可被任意拆組的零件。《工作記事》是個人意念消亡的速寫、是痛楚的限度之試探,亦是一支深刻厚實的低調的旋律。

本書特點

★時報文學獎得主——陳昌遠的首部詩集,十餘年勞工生涯的心緒總和,以字句、意象為零組件,組裝記憶的機械、自我的城市,對生活期待,並對命運傳遞微弱的訊號。

得獎紀錄

★本書榮獲【2020臺灣文學金典獎】金典獎、蓓蕾獎雙料肯定

陳昌遠《工作記事》是勞動詩,也是富人文色彩的記事詩、抒情詩。陳昌遠以其十年印刷廠技術員之工作經驗為背景,將其在此工作場域中醞釀成形的思考、觀察、感悟,提鍊成詩,詩中大量出現的廠區、貨車、機具、電流、扳手、齒輪、油墨、螺絲、起子、管線、溶劑氣味等既訴諸視覺、嗅覺與聽覺,更鋪陳出現代詩前所未見的勞動風景,耐人尋味復啟人深思,例如「一支起子/把一顆螺絲鎖死/從此以後/它們的日子就在那了」等。
至於集中少數未見勞動背景之作,亦充滿畫面感,如「有時在午後雷雨走進傘裡/有時從傘中走進騎樓裡….」等,亦莫不鮮明生動。全書收錄詩人17至36歲創作的43首無題詩,在去除裝飾的乾淨詩風與極簡基調中,呈現了一束忠於自我、不放棄文學追求的心靈記事,誠懇樸素,值得細品。

——陳幸蕙(2020臺灣文學金典獎決選評審)

名人推薦

★楊牧詩獎得獎作品,詩人 李敏勇、中央大學中文系教授 李瑞騰、詩人/散文家/臺大中文系教授 唐捐、詩人劉克襄、詩人羅智成——一致評選青睞。

我覺得詩人下筆相當節制,本來我想要在他的記事中理出一個順序,後來放棄,我想詩不是論文,詩集也不必一定要有章節。他的作品,從一個行為主體——工作者、廠區、他的工作付出以及對應類似工具的工作環境,整體來說,寫得相當用心,頗為感人。這個作品群表現了勞動主題,對應發展中的台灣社會,可視為勞動詩。——李瑞騰

從電流、機械與油墨裡提煉出來的語句,比薔薇更近於詩。陳昌遠以「記事」的形式來表現「工作」,但更傾向於冥思化,而非社會化。他的詩行步步逼向生命的核心,處處顯露經驗的刮痕,彷彿可以叫醒工廠裡一切隱祕的精魂。既有聶魯達的肉身騷動,能直擊瑣物;又有里爾克的精神舞躍,不畏懼抽象。——唐捐

聰明地用詩的技巧,生動而細膩地敘述工作的日常,素樸又平凡地動人。——劉克襄

詩的神祕力量來自對慣性的抵抗。 對於社會及自身的,思考與感知慣性的抵抗。 《工作記事》讓我驚豔的地方, 在於如此大篇幅的勞動書寫裡頭, 進行許多乾淨、純粹的觀察,少有刻板印象的表達。 作者對工作本質的思索深入、想像豐富, 文字準確彷彿外科手術, 有如一部勇敢的哲學思考作品。——羅智成

媒體曝光

聯合文學雜誌:【新人新書】讀陳昌遠《工作記事》
文訊雜誌:工廠裡的夢遊者:陳昌遠《工作記事》
BIOS monthly:BIOS 閱讀|《工作記事》:我成為零件的那些年
關鍵評論網:陳昌遠《工作記事》書評:不害怕語言被用罄,直播詩的施工現場
三餘書店 TAKAO BOOKING讀書EP04:找錯 比除錯更接近愛。陳昌遠的藍領的詩《工作記事》

作者簡介

陳昌遠
一九八三年生,高雄人,曾獲時報文學新詩評審獎,楊牧詩獎。做過十年的報紙印刷技術員。到臺北工作後,發現精神勞動比身體勞動的危害更大,有時會夢到自己還在工廠。以ID:sea35在ptt_poem板長大。

後記

在報紙印刷廠的前五年我很少說話,因為噪音與有機溶劑氣味,上班必須戴著口罩,耳塞,跟同事溝通靠手勢,不需要講太多話。印刷機穩定時,我會假裝檢查印刷品質,實際上讀文章,偷偷寫句子,等下班回家,就把句子安裝成一首詩。

到了臺北,我學著大量說話,同時也學著聽別人說話。從身體勞動變成精神勞動,我常處在不知道該怎麼做的困境,於是寫詩逃避一切。

詩集的開頭是勞工姿態,之後是窩居的心理狀態。交通的、工作的人流,群聚的、單獨的情緒,其中無特別指涉行業、身分,僅以情緒作為詩集推進的氣體。如果整本詩集是一臺壓縮機,我想推進的是對人心的質問。中段是鬆緩的,我揣摩臺北人工作與休假情緒,也體驗,因此寶藏巖、淡水河岸、陽明山、六張犁的景色都融了進去。

光景與意念是移動的,工作的本質是不斷運轉的機器,即便那人可能長久在電腦前,或產線上。裡頭你我他的視角不固定,此中說話或聆聽,是向下的,但目光向上,對象是聚居臺北邊緣或外圍租賃,每日為工作移動過橋入市的人。

我想像城市是活的,想像所有人都成為組造一切的管線與電路,齒輪與螺絲。
這裡頭描述許多零碎物件,意圖貼合我所見的光景,或者雲端的人心狀態。

詩集的每一節都是零件,我組裝成一首長詩,拆解下來可當一首詩看待,也是人事時地物的記錄。這些句子架構了屬於我的廠區。有時,我覺得人像機器,而機器像活物。這邊機器的意思,不是車子,怪手,壓縮機,電腦之類的,而是充滿目的並以確切的規則所架構出來的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