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朋友,只有山:馬努斯島獄中札記

Author: 

貝魯斯‧布加尼

Translator: 

李珮華

Publishing Date: 

2021-01-05

ISBN: 

9789869888530

Format : 

Price: 

450

 除了山,庫德族有其他朋友嗎?

 

  寂靜的汪洋中有一座孤島,島上囚禁著一群人,無法接觸島外的世界。他們在自己的國家遭遇各種苦難、欺壓、消音、欺凌,甚至種族滅絕,於是逃往他國尋求協助,卻被集中監禁在島上,連監獄外頭緊鄰的社會都看不到,遑論世界其他地方了。他們只看得見彼此,只聽得到彼此訴說的故事。

 

本書特色

 

  監禁在太平洋小島長達五年,用WhatsApp偷偷寫小說的庫德族難民,卻贏得澳洲最重要的文學及非虛構類雙料大獎

 

  榮獲五大澳洲文學及非文學獎項

  全球二十餘國出版,同名電影即將開拍
 

得獎紀錄

 

  維多利亞總理文學獎小說及非小說雙料大獎

  新威爾斯總理文學獎特別獎、澳洲書業獎年度最佳非小說及澳洲國家傳記獎

  入圍英國史丹福旅行文學獎年度最佳旅行書(Stanford Dolman Travel Book of the Year)

  義大利坦尚尼文學獎(Tiziano Terzani Prize)決選名單

 

國際媒體 好評如潮

 

  貝魯斯.布加尼創作出一部無法簡化而論、融合藝術與批判理論的驚人之作。儘管如此,其本質上可說是對於布加尼所謂馬努斯監獄理論更詳盡的批判性研究與闡述。布加尼藉由對君尊體系(一借用並加以延伸的概念)的爬梳分析,為我們提供新的角度去認識澳洲的作為與澳洲本身。

  作者採用獨特的敘事形式,從批判分析到深度描寫,乃至詩歌與反烏托邦超現實主義,優美而精準的文字融合了來自世界各地,尤其庫德族文化的文學傳統。概念與知識性文字的表達清晰,說明這也是譯者歐米德‧托費希安莫大的文學翻譯成就。

  除了批判性思考與新知識的生產,布加尼亦深刻描繪在馬努斯島認識的人。他的命名手法,例如藍眼男孩、首相先生、妓女梅薩姆、大牛等人物,以及名為似洋甘菊的花朵的地方,使本書呈現獨具說服力的刻劃。書中亦極為生動地描寫遭到全面控制的憤怒:永無止盡的排隊、食物供應不足、電信通訊限制、發電機故障以及災難般的廁所。

  整體而言,這無疑是艱鉅而重要的成就。《沒朋友,只有山》是文學上超凡卓群的成功。──維多利亞總督文學獎非小說類評審意見

 

  一部寫作於拘禁期間,優美而撼動人心的作品。庫德族流亡者貝魯斯.布加尼在馬努斯島拘留超過六年,本書不啻為一封慷慨激昂的信,寫給那些將他定義為代號 MEG45、認定他不過是一串數字的人。本書闡明了書寫生命的重要性,以及人類述說自身故事的普世需要。 

  我們瞭解布加尼,不是因為知道他的人生故事,而是透過他求生的堅韌意志、他對旁人的觀察,以及他對於他稱作馬努斯監獄的地方,其心理與權力結構的精闢分析。他的一生經歷與所學,盡皆體現於本書之中。

  布加尼對於馬努斯島上的生活,提供了唯有內部人才能得知的細膩描述,道出種種殘酷、貶低、屈辱、無時無刻的監視等令人震驚的細節。他在奇異的花朵和馬努斯島的月亮中發現美,在盡可能的獨處時光尋得心靈慰藉。

  這個扣人心弦的故事依循地下出版的傳統,以波斯文寫作,再透過一連串簡訊傳送給譯者兼合作夥伴歐米德‧托費希安。協力合作造就本書的誕生,也彰顯翻譯工作的創新、實驗與創造力。

  作者的筆調既富詩意,亦如史詩般恢宏,並且深植於波斯文化與信仰傳統。本書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其完成方式及驚人的見證行動尤顯可貴,在在證明寫作的抵抗可以具有挽救生命的力量。──新威爾斯州立圖書館全國傳記文學獎評審意見

 

  庫德族伊朗記者布加尼欲尋求庇護,卻遭澳洲政府非法監禁於偏遠的馬努斯島六年。本書描述了島上令人震撼、慘無人道的生活,夢囈般的詩句、犀利的政治以及心理洞察的驚人交融。我不記得近來讀過其他作品這般將我深深攫住,它帶我貼近那些尋求庇護卻遭定罪、殘忍對待的人們,直探他們承受的一切野蠻的核心。——《The Apology》作者伊芙.恩斯勒(Eve Ensler),《紐約時報》書評

 

  從被迫害者角度描繪歷史事件的第一人稱敘事,往往能深刻震撼人心。這些故事充滿顛覆性,其豐富的意象潛進讀者的意識,在過去缺乏共感之處創造出同理心,並可能永遠改變記錄歷史、理解歷史的方式。布加尼的書挑戰讀者承認:我們正活在一個(集中)營的時代。——《紐約時報》雜誌

 

  貝魯斯.布加尼的《沒朋友,只有山》,將永遠名列那些迫於苦難並以無比勇氣書寫的文學經典。所有關心這個時代的人,都該閱讀這本獨一無二的書。《沒朋友,只有山》提醒我們,無論彼此有多大差異,無論膚色、信仰、出生或稱之為家的地方多麼不同,我們都有文字和語言,有文學這個共通點。我向布加尼的勇氣致敬,他秉持寫作的熱情與對文字的信念,將理想化為知識的工具,開啟一扇通往意想不到的新世界的門,繼而挑戰暴政,尋求正義。——珍妮佛.克萊門(Jennifer Clement),《Gun Love》作者、國際筆會主席

 

  貝魯斯.布加尼儘管處境凶險,仍將親身經歷(而這經歷尚未結束)記錄下來成功出版,書中記載的內容肯定會令他的監禁者咬牙切齒……《沒朋友,只有山》 述說布加尼在馬努斯島前四年的生活,直到監獄營被迫關閉、遭囚難民移置島上他處為止,讀來教人完全沉浸其中。他亦針對難民營背後的體制提出同樣引人深思的分析;該體制是澳洲政府實施的,但某種程度上又似是自治,因其同時掌控了監禁者與被監禁者……本書動人地記錄了一段澈底改變生命的經歷,其對於內在自我造成的影響,作家仍在努力探索。——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J. M. 柯慈,《紐約書評》

 

  《沒朋友,只有山》絕對足以與世界最知名的獄中敘事以及見證種族屠殺、奴隸制、國家壓迫等時代血淚的書寫相提並論。本書令人聯想到多部文學上血脈相承的作品:《安妮日記》勾勒出一名年輕女孩在大屠殺喪命前的生命樣貌;《少女的生活記事》描繪美國逃亡黑奴雅各布的生活;索忍尼辛的《伊凡.傑尼索維奇的一天》呈現蘇聯勞動集中營中日復一日的壓迫; 《麥爾坎X自傳》記述一個人如何度過監獄歲月,而後崛起為美國最著名的黑人穆斯林激進運動者;以及金恩博士在《伯明罕獄中來信》中對於任意監禁與種族隔離的嚴詞譴責……值此時刻,移民在已發展國家引發日益高漲的偏執恐懼,而貝魯斯.布加尼適時提醒,世界上六千八百五十萬流離失所的難民與我們並無不同。明天,我們可能就是他們。——《The Illegal》作者勞倫斯.希爾(Lawrence Hill),《環球郵報》  

 

  一名被澳洲政府拘留、無國可歸的庫德族庇護尋求者,竟於週四贏得澳洲獎額最高的文學獎。但他無法出席典禮領獎。記者兼電影導演貝魯斯.布加尼以著作《沒朋友,只有山》獲得2019年維多利亞文學獎,他已在巴布亞紐幾內亞的馬努斯島拘禁超過五年……原依規定,僅有澳洲公民或永久居民具參賽資格,但因評審認為,布加尼的故事屬於澳洲的故事,讓主辦單位為布加尼破例。代表維多利亞州主辦文學獎的惠勒中心主任麥可.威廉說:「我們從更宏觀的文學角度考量本書的評價,據此作出決定。」「這是一部非凡的文學作品,對於澳洲的出版與歷史皆有無可抹滅的重要貢獻。」——《紐約時報》

 

  布加尼將本書以簡訊形式傳送給朋友歐米德.托費希安,後者再將波斯語譯為英文。本書出版前,布加尼用手機祕密拍攝了電影《望眼欲穿的難民營》。他為澳洲及國際媒體撰寫大量報導文章,如今擁有雪梨大學非駐校學人的聘任資格。倘若換作不同時空,這些專業認可早就意味著布加尼必能進入澳洲社會且備受禮遇,更不用說他還獲得多個文學獎項。然而,澳洲比美國更早幾年興起的極端反移民趨勢,使文化價值與國家權力之間出現明顯的斷裂。在一個人僅是需要國際庇護便淪為罪犯的時代,即便這個社會對他極盡讚揚,他亦不能生活其中。——瑪莎.葛森(Masha Gessen),《紐約客》

 

  《沒朋友,只有山:馬努斯獄中札記》極為深刻地洞察迫於澳洲移民拘留政策而關押在離岸監獄裡數百名男性的生活。──《洛杉磯書評》

 

  澳洲最高獎額文學獎的得主未能出席頒獎典禮。他並非刻意缺席。週四晚間,貝魯斯.布加尼的首本著作同時囊括維多利亞總督文學獎獎金兩萬五千澳元的非小說獎以及獎金十萬澳元的維多利亞文學獎,但他無法獲准進入澳洲。這位庫德族伊朗作家欲尋求庇護,卻在巴布亞紐幾內亞的馬努斯島煉獄關押近六年,先是困於澳洲離岸拘留中心的鐵網之內,後來移至島上其他地點。如今,他透過簡訊寫成的《沒朋友,只有山》,獲得拒其入境並予以監禁的國家政府頒獎肯定。──《衛報》

 

  戰爭、犯罪、饑荒和內亂導致尋求庇護者人數急遽升高,布加尼令人坐立難安的回憶錄帶領讀者看見殘酷的現實,並揭示了監禁者和被監禁者都有的內心傷口。──《前言書評》,星級書評

 

  由於缺乏影像資料,請閱讀本書瞭解我們做過的事,以及我們仍繼續在做的事。簡言之,這是我讀過的最了不起、最重要的書。──《好讀雜誌》,星級評論

 

  《沒朋友,只有山》儘管寫作條件極為艱困,仍生動有力地描繪出難民經歷的絕望、殘酷與痛苦,經由透澈的觀察、適切的口吻,將一切娓娓道來。──菲力普.普曼(Philip Pullman),《黑暗元素》作者

 

  一本不可思議、撼動人心的書。──《多倫多星報》

 

  這是非小說的最高境界,當前最迫切需要的作品。貝魯斯.布加尼在《沒朋友,只有山》中展現哲學家的智慧、倖存者的堅韌、說故事大師的技藝,記錄下西方世界因應難民危機的一頁可恥歷史。了不起的成就。──卡瑪.艾爾.索雷里(Kamal Al-Solaylee),《Brown》、《Intolerable》獲獎作者

 

  這是從殘酷與苦難之中綻放出的絕美之花。布加尼是詩人、哲學家、優秀的作家,所有關心人權與文學的人都該讀他的書。──瑪格蕾特.麥克米蘭(Margaret MacMillan),《Paris 1919》、《The War That Ended Peace》作者

 

  才讀幾分鐘,我便潸然淚下。布加尼令人震撼且痛徹心扉的故事,道出現代流亡者歷經的各種侮辱。真實得彷彿觸手可及,富於感官意象,且根植於人的血肉之軀──每翻一頁便感到刺痛,但實在欲罷不能。本書痛訴這個時代最駭人的集體失敗,應當成為學校教材。──迪娜.奈葉麗(Dina Nayeri),《不感恩的難民》(The Ungrateful Refugee)作者

 

  《沒朋友,只有山》沉痛道出這個世界對於難民苦難的漠不關心。貝魯斯.布加尼以時而知性、時而詩意的動人文字喚起良知,帶領讀者歷經一段撕心裂肺、充滿恐懼的求生之路,持續挑戰人類耐力的極限。他逃離伊朗的迫害地獄,穿越險惡的驚濤駭浪,最後迎來的卻是馬努斯島監獄,另一個活生生的地獄。他的故事教人無法忘懷,且強烈控訴了我們的殘酷:那些不得不拋棄家園、冒生命危險尋求更好生存機會的人,卻遭受不人道的對待。本書獨一無二地示範了文化表述抵抗不公義的力量 。──帕亞姆.阿卡海凡(Payam Akhavan),國際人權律師、《In Search of a Better World》作者

 

  《沒朋友,只有山》是我讀過的最重要的書之一。誠實,精湛,令人揪心,其中描述的人類苦難本可避免,然而世界上絕大多數人卻視而不見。貝魯斯.布加尼的文字大聲呼喊,試圖喚醒我們的人性,敦促我們採取行動。因為在此等恐怖之前,哭泣根本無濟於事。布加尼與其他人因澳洲政府在馬努斯島承受的折磨和殘酷對待令人作嘔。那些為難民造成痛苦、扼殺其每一分尊嚴的人,必須被追究責任。我誠摯邀請世界所有民主國家向馬努斯島的監禁難民伸出援手,為他們提供安全、自由與一個未來。──瑪麗娜.內馬特(Marina Nemat),《德黑蘭的囚徒》作者

 

  本書是一項巨大的成就──時而殘暴,時而荒謬,時而令人心碎,最重要的是,它深刻叩問了這世界對人的不平等待遇。我從沒讀過這樣的書,雖然極其殘酷,仍不失幽默且富詩意。──伊麗莎白.雷內蒂(Elizabeth Renzetti),《Shrewd》作者

 

  本書的存在即是人類不屈不撓精神的奇蹟;而其竟能如此優美細膩,則屬文學的奇蹟。倘若《沒朋友,只有山》只是貝魯斯.布加尼作為難民在馬努斯島遭到非法拘留的事件記錄,那會是關鍵的歷史文件。然而本書的成就超越了報導。布加尼以他的抒情與幽默悍然反抗,亦對企圖將他擊潰的制度提出精闢見解,這些足以使他與索忍尼辛、提安哥的世界經典並肩,他們的書寫見證了靈魂超越囚禁的勝利。──喬丹.坦納希爾(Jordan Tannahill),獲獎劇作家、《Liminal》作者

 

  貝魯斯.布加尼優美的回憶錄《沒朋友,只有山》既驚心動魄,亦感人肺腑;字裡行間充滿憂慮和希望,見證了人類的尊嚴與惻隱之心。這部作品將躋身偉大的監獄抵抗書寫經典。去讀它,然後被它改變!──史蒂芬.普萊斯(Steven Price),《By Gaslight》作者

 

  本書能夠存在堪稱奇蹟。布加尼在澳洲惡名昭彰的離岸移民拘留區馬努斯島,透過 WhatsApp 訊息寫成整本書。惡劣的寫作條件不應減損其堅實有力的分析價值。本書不僅為遭到賤斥的難民賦予聲音,更對於庇護制度如何恰恰以違反人類生存條件的方式建立,提出極為重要的說明。── 《The Judicial Imagination》作者琳西.史東布里奇(Lyndsey Stonebridge),《新政治家》

 

  震撼人心的故事……讓我既羞愧且憤怒。貝魯斯的文筆抒情而詩意,所描述的恐怖卻令人難以置信。──麥爾斯富蘭克林文學獎得主《The Eye of the Sheep》作者索菲.拉格納(Sofie Laguna)

 

 極富詩意,令人痛心。 ──維多利亞總督文學獎詩類得主《Carrying the World》作者瑪辛.克拉克(Maxine Beneba  Clarke)

 

  澄澈,詩意,駭人。本書見證了以我們為名遂行的瘋狂與野蠻。 ──大英國協作家獎(東南亞與南太平洋區)獲獎作品《The Hamilton Case》作者米歇爾.德.克雷澤(Michelle de Kretser)

 

  這是揉合詩人的抒情、小說家的文學技巧、對人類行為的敏銳觀察,而從內心迫切發出的吟唱、呼喊與悲嘆,並深刻剖析了殘酷不公的監禁背後無情的政治運作。──亞諾.澤柏(Arnold Zable),獲獎著作《Jewels and Ashes》 、《Cafe Scheherazade》作者

 

  每位澳洲人都該讀這本令人心碎的書。 ──羅旭能(Benjamin Law),獲獎電視劇《羅家趣事》(The Family Law)原創

 

  《沒朋友,只有山》是傑出的報導文學……然而很重要且明確的一點是,它讀來宛如小說一般。布加尼退後一步,擔任自己小說的敘事者……全書雖充滿小說沉著的敘事口吻,卻抗拒小說傳統。如同瑞薩德.卡普欽斯基(Ryszard Kapuściński)的印象派風格,或珍納.馬爾肯(Janet Malcolm)的寫作中極為突出的記者心理刻劃,《沒朋友,只有山》將報導文學擴展到新的境界,融合散文式的思考、波斯詩歌、現代主義小說及庫德民俗傳說多種元素,成為一種複合的見證行動……近十年,澳洲政治在領導權角力之下嚴重分裂,但凡與澳洲最切身的議題,無論是原住民事務、難民政治或氣候變遷,皆未達成有意義的進展,完全停滯不前。在這樣的年代,貝魯斯.布加尼的證言將他自己推舉到一個矛盾的位置:在這個他從未踏入的國家,他可能代表了最重要的政治聲音。──《泰晤士報文學增刊》

 

  令人驚豔……極富想像力與衝擊性地融合敘事、詩、報導、理論、沉思錄等多種體裁,創造出驚人的集合體,譯者的協助亦功不可沒。書中記錄了一個政府如何有系統且毫無意義地羞辱無國籍流亡者的尊嚴。其最具說服力的部分或許在於布加尼也描繪了自己,呈現一名心思敏銳的男人被禁錮在充滿無意義、無窮盡痛苦的地方,這一點令人聯想到古斯塔夫.赫林(Gustav Herling)的《A World Apart》。 ──《書單》

 

  本書的第一手報導強而有力地揭露政府如何設置施行國家暴力的場域,並加諸於尋求自由者身上。──《圖書館期刊》

 

  令人錐心刺骨的故事……《沒朋友,只有山》是貝魯斯.布加尼與多位譯者、作家、知識分子與藝術家緊密合作,投入巨大心血,努力不懈獲致的非凡成果。本書道出澳洲離岸拘留政策的幕後真相,也加入國際上源遠流長且為數眾多的抵抗書寫行列;在監禁之中、面臨酷刑與磨難之時,他們以寫作抵抗。本書憑借其豐沛的詩意及言語的力量,或許也昭示了本世紀最重要的澳洲文學作品。── 美國書評網

 

  令人驚嘆地證明了布加尼頑強的生存意志,以及向世界訴說親身經歷的堅定決心。──BookRiot

 

  讀者彷彿也置身於馬努斯島的日常恐怖中:無聊、沮喪、暴力、偏執與飢餓;瑣碎的官僚制度欺壓與全面性的醜惡;各種悲劇與摧毀靈魂的絕望。本書的出現是一項幾乎無從想像的艱鉅任務……將深深烙印於讀者腦海。──《先驅太陽報》

 

  從容來回於散文與詩歌之間,且兩者都同樣撼動人心。──《澳洲金融評論報》

 

  閱讀布加尼的書,勢必無法迴避離岸拘留制度此一暴力現實的巨大衝擊。布加尼的挑戰,則是如何讓我們將目光從憐憫對象難民身上移開、轉向自身,深刻面對這個衝擊,認識到我們作為集體的一分子也涉入這個施暴制度,全體因此聲譽受損。本書的詩性語言創造了適當的空間,讓讀者得以思索發生在馬努斯島的暴力與更廣泛的否認文化、歷史健忘之間的關聯。由此角度來看,閱讀本書意味著必須解構自己,重新思考我們是誰。 ──《內線消息》

 

  為了理解我們國家所作所為的本質,從總理以降每一位澳洲人都該閱讀貝魯斯.布加尼這本既強烈而抒情、富有敏銳心理洞察、融合散文與詩的傑作,《沒朋友,只有山》。答案盡在書中……布加尼是一位敏銳纖細、正義感強烈的人,雖然他的道德批判有時很嚴厲。但他願意向我們袒露自己的靈魂,也充分顯示他的勇敢。布加尼告訴我們,馬努斯「就是澳洲本身」。理查.費納根(Richard Flanagan)說得很對,《沒朋友,只有山》是一本澳洲的書,且可能是多年以來最重要的一本。我想相信(但恐怕很難)國家能從書中習取教訓,感到羞恥,並真正採取行動。 ──《雪梨先驅早報》

 

  膽小者須有心理準備,過去我們往往只透過政治而非個人視角瞭解這個議題,本書揭露的處境將強烈衝擊人心。 ──《GQ》(澳洲版)

 

  本書描述了人類對人類施加的殘酷暴行,讀來宛如出自歐威爾或卡夫卡的作品,教人震撼難忘,譯者托費希安恰如其分地稱之為恐怖超現實主義。從布加尼的寫作可以明顯看出他富有學養與哲思,全書從容來回於散文與詩歌之間,且兩者都同樣撼動人心。──《澳洲金融評論報》

 

  貝魯斯.布加尼的書不但詩意動人,亦強力批判。他描述的難民監獄經驗展現了深刻的見識與才智。──《昆士蘭書評人》

 

  澳洲政府極力抹殺尋求庇護者的真實面目與聲音,然而布加尼悍然反抗且成功戰勝。而這是何等不凡的聲音:詩意但不浮濫,尖銳仍富同情,憂傷卻不自溺,甚至在憤怒與絕望中也能反躬自省……這很可能是二十年來澳洲出版最重要的書之一;這段期間,我們的難民政策逐漸成形,我們的心卻也在過程中變得麻木不仁、殘酷無情。──《週六報》

 

  極為重要的歷史文件。──《週末澳洲人報》

 

  二○一八年澳洲最重要的書。──《坎培拉時報》